20150219 清華大學晨間散步


大一在臉書上發過一則動態,主題是鄉愁。新竹市是一個沒什麼了不起的地方,我們沒有台北的繁華,沒有台南的懷舊。當然,我們的文創產業也非常不發達。近年來唯一一顆文創契機,也就是那盞天燈,也有氣無力欲振乏力,對觀光的助益有限。

所以只要有人要來新竹,或者從朋友那邊聽到,要招待外地人來新竹玩,全體新竹人會呈現一個民安所措其手足的尷尬。不過,如果是我自己帶自己逛新竹,真的可以逛出一點名堂。所有人對家鄉都是這樣,對細節有莫名的執著。你會執著於親暱的小吃店、熟悉的天際線、綻放如花的鄉音還有一股不存在的味道。就是一些從外面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然後呢,你會發現這種執著就是鄉愁。只是,我要如何把鄉愁行銷給外人呢?所以新竹在我心中是一個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的地方,可能不是一個觀光導向的城市,卻真的是一個好地方。

不過,最近我認真發現新竹一個雅俗共賞的所在,既有我的童年記憶,又風景如畫。如果有外地人來新竹找我玩,我會不顧旁人的白眼,直接把他帶來清華大學。

清大的正門面對新竹東區的交通命脈─光復路二段,從那邊進入就是一個登堂入室的概念,眼前會立刻橫亙一塊大草皮,再走進去一點就是成功湖。不過,我們家離水源路上的側門比較近,而且從側門進去可以比較快地銜接上操場、梅園、相思湖還有後山。所以如果是純踏青健行,走那邊比較方便,而且還能避開人群。

雖然比起陽明山或平菁街等著名賞櫻景點,清大的人潮少非常非常多,但梅園的梅花盛開時,還是會有很多遊客(不過完全是可以忍受的數量)。還好大年初一的早上整個清大根本沒人,到處都很安靜,雖然梅花的花期已過,但逛起來很舒服就好了。



梅園是為了紀念梅貽琦校長所建,整個園區有一條非常筆直的上升步道,直接通到最高點,
梅校長的墓。步道的兩旁參差種了龍柏和杜鵑,很莊嚴,又有一點鮮活的氣息。步道外兩邊草地上就種了密密的梅樹,遊客可以穿行其中和梅花拍照。梅花已謝,青色的、毛茸茸的梅子取而代之,現在整園梅樹就是一個生意盎然的感覺。



走到梅校長墓後再沿著階梯往下走,就是相思湖,湖裡有一些天鵝。以往我們都會沿著環湖步道走到後山,後山彷彿就是十八尖山的山脈之一(如果十八尖山可以被稱為山的話)。但當天我們想要走到台積館和奕園,所以就直接朝人社院的方向走。






台積館的對面有一塊很像原野的地方,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草場。其實在邊邊角角的地方有一塊櫻花林啦,只是櫻花稀稀疏疏,而且比較難走,所以我們沒有多花時間在那裡。倒是草原上有白色的咸豐草花和紫色的牽牛花,草地上星星點點,非常古錐。




後來我們就往奕園走。其實這個路線是反其道而行,奕園的大門在另外一個方向,不過也沒有關係。奕園是一個以圍棋為靈感興建的園子,步道上有一些基本圍棋觀念解釋,靠近奕園入口處還有大師的著名棋局。此園的興建,源自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沈君山除了學術上的成就之外,本身也是一位棋士,奕園就是因為對圍棋的熱愛而建起來的園。



涼亭裡甚至擺了棋盤與棋子,在裡面下棋也是蠻愜意的。

我小時候有學過一下下圍棋,但因為沒什麼智慧,所以一直無法下出精髓。現在看到白子黑子只會下五子棋,以前的訓練蕩然無存,只剩下拿棋子的姿勢還蠻優雅的,這樣而已。

奕園很美,圍棋愛好者對這裡想必會愛不釋手。我一開始頂著凡夫俗子的腦袋,對這個地方被名為「奕園」而不是「弈園」感到疑惑。後來想想,覺得奕園除了取對弈的意思之外,也要人在遊園對弈後感到神采奕奕。


清大真的很美,到處都有景色。我道聽塗說,知道清大與交大有顯著的差異。清大交大都是從中國遷校而來,落址興築的時間也差不多,分別是1957年和1958年。遷校過程當然都是焦頭爛額,但清大跟政府爭取到的資源比交大還多(也許從校地的size和位置就看的出來)。大概是交大的遷校過程更艱辛,資源更少,養成交大同學間的革命情感,學長姐和學弟妹間的連結很深,業界也有交大幫的稱號。清大就比較貴族了,比較傾向於做好學術研究。

OK這是稗官野史,可以找更熟悉兩校歷史與風氣的人求證。

我很幸運,清大距離我家幾步之遙,不但是散步的好去處,圖書館也很棒。在清大散步後,中午我們去阿嬤家拜年,然後回家解決吃不完的年夜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