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9 肚子叫


我真的很想寫首投族感言,帶著強大到可以拍浦東夜景的相機回新竹,匆匆趕上仁堅的選前之夜,仔仔細細的拍了很多感人肺腑的照片,就是等著選後發心得。但是這種文章需要醞釀,最近時間比較緊,所以只好又用爛標題的文章帶過了。


這陣子我的肚子一直叫,不過問題不大,直到最近開始待圖書館,才想要解決肚子叫的問題。以前一直覺得肚子叫是正常的事,是天然尚好的現象,就跟放屁一樣,是身體在告訴你他正在過著生龍活虎的美好人生。大概因為覺得肚子叫再正常不過,反而懷疑肚子不會叫的人是不是仿照雪梨歌劇院的建築工法在肚皮裡面塞了高級隔音設備。

比較常待宿舍的時候,反正也不尷尬,常常放任肚子叫,叫給萬物聽。不過,最近去總圖,肚子真的很失控,餓也叫、不餓也叫,選舉都結束了我的肚子好像還在各種競選。而且有時候肚子叫的聲音不只是咕咕咕而已,不是小孩子低聲耍賴的叫法,而是歪妖妖。

對,我的肚子竟然歪妖妖的叫!金美送!

每到這個時候就會很尷尬,因為肚子也叫得太大聲了吧!這比放屁還慘啊!

今天預計在總圖念書,從中午十一點念到晚上八點多。因為我吃飯龜速,所以預計兩點吃一餐,八點半離開總圖再去夜市買個小東西吃。不過兩點半到八點半間隔六小時,我很擔心自己的肚子又hold不住開始展開disco之夜,因此在六點多時,隨手查了一下人類該如何抑制肚子叫。

可能希望可以查到很速效的方式吧,例如拉筋或唸咒語。不過越查越發現,肚子叫竟然是不太健康的事,尤其像我的肚子這種沒事亂叫,更有可能是生活緊張的警訊。

星期天凌晨一點準備就寢,但是睡沒幾分鐘,就發現心臟快要跳出來根本不得安寧,原因是情不自禁地發現書要念不完了。所以又滾回書桌前,打開全中會課本裡最枯燥的一節,準備進入催眠模式。那一節的標題叫做「金融資產的除列」,老師再三保證,如果你的人生陷入失眠危機,打開這一頁,可以達到立刻昏迷的功效。

結果我打開那一頁,看了兩個小時還是睡不著。雖然兩個小時過後終於把那章弄懂,但晚上讀書效果真的爛到不行,頓時覺得課本是用泰文寫的。

【圖片來源】
然後呈現這個狀態。

後來深怕會一路讀到天亮,權衡了一下還是跑回床上。我以前看過某個文獻,裡面說,對於因為緊張而失眠的人,有一招很有效,那就是:觀看某些很日常的影片,影片中的人反覆做著某些具有療癒功能的家事,一直重播,不知不覺就會睡著了。

所以我在床上一直想像一個媽媽在燙衣服的畫面(請不要想自己的媽媽,想念家人的心情會使人更睡不著),那是一個因為下午四點的太陽照進室內而顯得霧濛濛的房間,暖色碎花壁貼、鬆軟的沙發、燙衣板上米白色的襯衫、媽媽身上的棉質洋裝像紅通通的臉頰...其實我沒有因此立刻睡著,嘗試用右腦想過一遍、左腦想過一遍,折騰半天才終於入眠。

從失眠的那天起我的人生就陷入緊張,雖然才幾天而已,卻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好吧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除了喝優酪乳之外,我也會努力撫平自己的緊張,回歸大自然。

不過今天我的肚子狀態不錯,覺得well-trained,也覺得終於成為法國人,法國人不也都是八九點才吃晚餐嗎?

雖然時尚界興起一股造神運動,硬要把法國女人形塑成全天下女人的模範代表,但我身邊的正常人都不太喜歡法國人。首先是我的高中麻吉,當她聽到我學法文步入第二年時,幾乎要湊上來猛搖我的肩膀,問我幹嘛學那種傲慢的語言。麻吉今年暑假去祕魯40天,受到熱情西班牙語的歡迎與照顧,面對冷漠的法文感到很不解。

再來是我法文一的助教。他今年九月前往南法交換,害我的臉書上多了一個對法國憂鬱的好友。很多人最討厭前往法國的原因,是法國人只喜歡講法文,他們只喜歡bonjour和merci,好像一聽到英文就覺得髒髒。我的助教本身法文已經流利到不行了,去到法國還要被擺臭臉,難怪他的動態上曾經說過:「每次覺得很討厭的時候,就要怪自己,誰叫你要學鳥人的鳥語。」

後來學法文碰到很雞的文法,我也會這樣跟自己說,鳥人的鳥語。

打完這篇有紓壓到,肚子叫要多喝優酪乳,也要緩解緊張的情緒。

最後要分享的歌,是來自許哲珮的〈滴滴滴〉。


你難道不想讓自己的肚子叫成為滴滴滴嗎?這樣大家會以為是秒針的競走,就不會察覺了。

(最近懶得打文章但又想為部落格做點什麼時,就會替以前的文章加圖片,因為現在的我比較三八,又想藉機回顧以前到處逛的時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