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1 跌倒的事


我一直是一個喜歡在路上快快走路的人,不管有沒有趕時間,都盡可能地用最快的速度走路。如果遇到速度跟我差不多快的人,還會暗自加速,直到終於走到他前面為止。所以,我根本是一個在人行道上暢快競走的蕭查某。


沒有研究過走路很快的原因,可能跟大部分的時候總是一個人走路有關係,也可能打從心底認為,路就是拿來走的,不是拿來聊天或發呆用的。這個心態跟我看待在浴室聊天的人很像,浴室就是拿來洗澡用的嘛,很多人還把洗澡當成忙碌的一天中少數可以安靜地放空的時段,怎麼有人可以在浴室裡大聲的和隔壁間聊天呢?

我在路上常常超人家車,遇到沒辦法超車的時候,例如前面的人實在把人行道塞滿了,只好氣呼呼地在後面大翻白眼。的確沒有在趕時間,但還是覺得為了「明明就可以好好走路的人」而特地放慢腳步,實在是一件很麻煩很討厭的事。

可以說,是一個不可一世又霸道的行人啊。

昨天中午到學校對面的餐廳買午餐,馬路在施工,只好走地下道。買完飯準備要付錢,才發現忘記帶錢包。老闆娘一直說,沒關係,下次再來付錢,但我覺得實在太有關係了,所以立刻跑回宿舍拿錢包。

拿了錢包跑回餐廳的過程,一方面很感謝老闆娘,一方面很焦急。在地下道裡,前面有一個男同學走路慢吞吞的,用習慣的超車方式和習慣的小脾氣,我很快地越過他。

上樓梯時,開始用健身的規格,更快速的一次踩兩階往上衝。一切都很好,直到我被最後一階狠狠地絆了一跤。

為了抓回重心,我在空中游了一大堆自由式,但還是直接撲倒在地上,很徹底的那種。最丟臉的是,原本想要大叫卻來不及叫出來,只像個老頭子一樣咳了很響亮的嗽。地下道出口旁邊就是一堆等紅燈的機車騎士,從他們的角度看,我根本就是被地下道發射出來的巨大垃圾。剛剛說的那個被我超車的男同學,他在我後面,剛好目睹我狼狽地爬起來的過程。

實在是太丟臉了。

晚上反省了一下,想到《超譯尼采II》裡的一句話:「有些人就是自以為是,過度膨脹自己。這種人的特徵就是視別人為自己所用的棋子,不然就是嫉妒蔑視別人,否定別人的存在。正因為他們自大又自卑,所以有時會粗魯地對待自己,甚至輕易地捨棄自己。」

我在人行道上常常就是這樣不耐煩地對待別人吧,這大概就是一種自大的表現。當然,擔心自己一樣淪為別人眼中「慢吞吞」的傢伙,以至於越走越快,還瞻前顧後,深怕擋到別人,是另外一種自找麻煩的行為。

雖然常常覺得自己已經夠小心眼了,但因為自大而橫衝直撞,造成最後的跌跤,如尼采所言,是很鮮活的「對自己粗魯」的體驗吧。

今天分享的歌來自梁文音的新專輯「漫情歌」裡的〈寂寞之光〉。



這裡有歌詞的連結(會把你連到魔鏡歌詞網)。

那就,把這首歌分享給所有一個人走在路上的大家。我覺得歌名取得很有趣,是寂寞之光而不是孤獨之光,這兩個形容詞不太一樣。看樣子,這首歌還是想要揣摩一種更為低沉和憂鬱的心情吧。今天在妞新聞看到一篇介紹寂寞會如何殺死一個人的報導,用開放一點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與這篇文章,所謂的寂寞,應該是實質寂寞而不是形式寂寞吧。

所以,希望在一個人的時候,還是可以寬容地看世界,細緻地捕捉這些帶有感情的光與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