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3 一直看閒書的甜蜜的一天


今天的標題還可以這樣下,暫時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情況。其實這種不務正業的行為簡直自投羅網,明天開始又要縱身潛入會計的苦海當中,進入剉咧等模式。


我室友是一個很努力準備研究所考試的傢伙,而且這個人努力到一直質疑自己的努力的程度,一想到還沒讀到預設進度就愁眉苦臉。關於這點,我很迫切的需要向她學習。反觀自己,在分錄與計算機的世界打坐沒多久,又來這裡胡說八道。

昨天,當隔壁的室友正火力全開修改自傳時,我正在,網購。

但是這種網購也還算高尚吧,總之是在博客來買書。進入法文二的天地之後,發現法文一基礎不好,徒然培養了對法文的無限樂觀而已。因此,立刻掏錢訂購一本助教推薦的文法書。把文法書塞到購物車之後,開始瞎買瞎逛的歡樂時光。

我想要買一本文學類的書。並且,有鑑於最近的身心狀況與課業壓力不適合沉浸於長篇小說,所以想要挑戰短篇小說,或是之前一直很喜歡的類型,既嘻皮笑臉又雲淡風輕的散文集。短篇小說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強烈的「步步為營」能力。我一直很佩服,但也很質疑長篇小說的一點,就是,怎麼可能有人能端出完美的長篇嘛。

首先,我自己一旦寫出長篇的東西就會開始廢話。所以長篇小說裡難道每一個字都經得起一字千金的考驗嗎?每一個角色每一個遭遇每一段對話每一個字都是必要的嗎?我自己最近看完的長篇是王安憶的《長恨歌》,大概因為王安憶的語言風格太強烈了導致印象深刻,所以很容易在作品裡找到被反覆提及而囉嗦的語詞。第二個有點崇拜也有點懷疑的部分是,寫東西常常是心理的一股衝動吧,有時候突然竄升的想法才是作品的骨幹,其他的組成,例如駢麗的文字、習慣的風格等等(總之就是平常可以累積的能力),反而是皮與肉。所以,花很多時間才能寫出來的長篇小說,難道在創作期間可以一直keep住原始的衝動或稍縱即逝的念頭嗎?如果是我的話大概要把靈感拿去泡在福馬林裡吧。

不過我看過的長篇也真的太少了,再來就是,這好像也是非戰之罪。步步為營是短篇小說的優點,不代表它就必須成為長篇小說的缺點啊。(所以你們都有看出我剛剛的錯誤命題吧)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短篇的作品很好讀,而且越短的篇幅,在閱讀上可以有越大的彈性。我可以用睡前的幾分鐘掃過一篇讓心情風和日麗的文章,然後結束荒唐的一天。

特許自己可以再買一本書,當成法文文法書的陪嫁,湊免運。

經過一翻搜尋與研究,袁哲生的《秀才的手錶》與《寂寞的遊戲》似乎很吸引我。在文學講座中聽過關於袁哲生一段厲害的描述:「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一定是台灣作家中足以接續張大春,成為現在文壇四十幾歲的作家群中的代表人物。」、「...所以我私心地想,(對不起)要是袁哲生還活著的話,至少會和駱以軍大哥一樣紅。(這裡的我是王聰威,摘自《作家日常》)」

但是當我要選購袁哲生的作品時,發現全部斷貨(我想是絕版了),只剩下倪亞達系列還有,但我就不是想要讀倪亞達啊。下一個選擇是有鹿文化創辦人許悔之的詩集,結果也全部售罄。對不起我研究的作家真的不夠多啊,沒有第三個選項了,立刻坐困愁城。開始不耐煩地在我認識的各大書店找書,並且發現通通賣光。這下子我是真的沮喪了,連當務之急文法書都索性不買了,氣呼呼地上床睡覺。

隔天決定捲土重來,跑到茉莉、胡思以及總書記等二手書店找書,沒有就是沒有,這些書真是奇貨可居啊。放棄之餘順便從茉莉買走一本吳億偉的《機車生活》,因為真的,太,機,車,了。然後希望可以從賭爛的生活經驗中找到自我解嘲的排泄管道。

回宿舍之後一邊做不用動腦的雜事一邊聽IC之音的廣播節目「文學居酒屋」。目前的主持人是郭強生,但我比較偏好早期由王聰威主持的版本。大概是因為郭強生的聲音太溫文儒雅了,好似一個有教養的貴族。我比較喜歡侯文詠、王聰威那種帶著一點點鄉音的說話方式,有一點土,十足老實的感覺,偶爾因為太high講出幾個不悅耳的音節,但都是很自然的,好像真的在氣氛良好的居酒屋聊天一樣。

聽了幾段文學居酒屋之後,口袋裡又有一串書單了。順利選好一本書搭配法文文法書,甚至還有很多本想買的書無錢可買,只好等之後。

唉,在這種機車生活當中,一定要想辦法當個好騎士啊。

來吧又來分享一首歌,來自Passenger 的〈Staring at the Stars〉。


很喜歡這個特殊的嗓音啊,有種好笑的親切感。我覺得這首歌不盡然是關於頹廢的、失意的、疲憊的生活型態,而是,欸,這就是機車人生啊,聽完之後也可以打起精神來吧。

(首圖是溫州街的魚木喔)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