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4 第六天 西湖


終於要把大陸的行程講完了,而這一天,我在杭州西湖。


杭州市是浙江省省會,浙江省在中國是經濟發展前幾名的省,所以杭州必定也是非常繁榮。誕生於杭州的企業,最有名的就是阿里巴巴了。這家異軍突起的網路公司前幾天才創下史上最大IPO,一上市股價立刻從承銷價68元美金大漲38%,變成92.7美元。而互聯網金融這個有無限發展可能的領域,最近各種被探討,各種被看好,所以阿里巴巴應該可以風光好一段時間。

我們在杭州的時間非常短,只是來西湖走走而已,所以對這個城市很遺憾地不能有充分認識。第五天晚上,我們被放到西湖,準備欣賞張藝謀執導的「印象西湖」。

先說說我最西湖的印象好了。因為我腹笥甚窘,所以對於西湖的印象大多來自蘇東坡的詩與詞。舉例來說,最有名的〈飲湖上初晴後雨〉:「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就用很寬容的心態欣賞西湖的晴雨,而且短短幾個字就讓西湖的美躍然紙上。

雖然風景是明擺在眼前的東西,也許和哲理詩與抽象的情感比起來,會寫景好像沒有什麼了不起。不過,能讓美麗的意象粉墨登場真的是很厲害的才華啊。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常常想起白居易的〈琵琶行〉,裡面的:「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就是近期才很能品嘗的美景。「浸」這個動詞用的也太恰當太別緻了吧,真的好像把月亮泡在湖底一樣,而那樣子的湖面,又該是何等的平和、寂靜與深邃啊。

不過我現在更熱愛東坡的另一首詞〈青玉案〉,這首詞的下闕是:「輞川圖上看春暮。常記高人右丞句。做箇歸期天已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溼西湖雨。」初到西湖時剛好飄著細細的雨。我一直記得自己有帶傘出國,但一陣翻箱倒櫃之後又找不到,想說反正雨也不大,詩情畫意,就只加了一件外套,把帽兜戴起來。

到了印象西湖的觀眾席時,雨更大了。看表演時不許打傘,因為傘一撐起來後面的人什麼都看不到。因此,工作人員發給我們一人一包透明雨衣,我們就一邊接頭頂的雨一邊欣賞。

雖然杭州對我來說也只是外地而已,但從此可以很開心地認為,我的衣服也曾溼西湖雨啊。

那我還要再提蘇東坡一個很了不起的地方。東坡,如大家所認識的,生於四川眉州,但一生漂泊。東坡到過杭州,也遊過西湖,並留下一首〈卜算子〉:「蜀客到江南,長憶吳山好。吳蜀風流自古同,歸去應須早。還與去年人,共藉西湖草。莫惜尊前仔細看,應是容顏老。」

身為四川人,東坡卻可以打破蜀客的主觀意識,知道徒思四川無用,面對杭州美景,也很瀟灑地欣賞起來。詞中的「吳山」是杭州的山;「歸去應須早」,也是指歸去杭州應須早。東坡的理性與感性,讓他變得很特別也很偉大。這裡的理性就是,不會膨脹自己的羈旅之心,而願意認同杭州,讓他在天地之間的行跡更加開闊。

上完國文課了現在回到印象西湖。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一聽到印象西湖是張藝謀導演的作品就快要崩潰了。我看過的電影不多,但我想我看過的應該是張藝謀導演最經典的片子─「英雄」。英雄真的是我看過的電影裡面最美的一部,所有畫面的處理都務求高度藝術性,從風景,乃至於演員的妝容。西湖本來就美不勝收,加上導演的才華,真的很令人期待。

(以下,因為覺得明明就在現場還要一直透過相機鏡頭看表演,實在有點本末倒置。另外,相機的燈光一直閃也蠻焚琴煮鶴的啊,因此表演圖片通通來自印象西湖官網)


「印象西湖」以西湖為舞台,所有演員和道具都在湖上,周邊並配上各色燈光。我們都知道,氣氛的營造與景物的協調是張藝謀的強項,因此整場演出,燈光的色調搭配得天衣無縫,由喜多郎編制的音樂也融合得恰到好處,整個就是饗宴。剛開始還有不少人反對印象西湖,因為覺得在西湖底搭舞台會破壞西湖生態。不過,舞台白天藏在湖底,其實不影響景觀。這個晝伏夜出的設計,最後終於還是通過了。

前一篇寫蘇州有說過,和杭州比起來,蘇州顯得澹泊。而杭州呢,我覺得相比之下杭州的美麗是震撼的,是要去衝擊的。在這裡發生的故事也一律色彩鮮豔、愛恨分明,所有的情節都是要摧心動容的。西湖畔有雷峰塔,乘載《白蛇傳》的故事;我們坐的觀眾席對面是岳王廟,岳飛的悲壯令人惋惜;此外,《梁祝》的故事背景也發生在浙江杭州。


會提到三個故事,原因是「印象西湖」裡就容納了這三種情節,而這些情節的最大共通點,就是結局令人不勝唏噓。然後,一個小時相對於一千年,是很窄的空間。「印象西湖」要挑戰的,就是把一千年椎心刺骨的聚與散、馳騁沙場與壯烈犧牲,收集到一個小時裡展現。

我想說整個表演裡最印象深刻的安排。


首先,配合張靓穎婉轉動人的歌聲,人造雨幕兩度升起,然後開始掉下煙霧般的雨絲。我推測人造雨幕象徵男主角的意識流,多半是在追憶,與告別。其中有一段是許仙和白素貞,起初是許仙一直追逐白娘子,阻攔她不讓她離開。不過後來倒是白娘子回過頭來,要將那把讓他們相識的油紙傘恭恭敬敬的收起還給許仙。許仙一直不肯接,不過,最後也只能接過。這一接,象徵緣分已盡,也象徵他們終究必須屈服於命運的安排,一個一定得走,一個也只能目送。

我覺得這真是一件很殘忍的事。許仙曾經救了蛇精的命,蛇精修煉成人形,決定以身相許。這應該是這個故事最美麗的地方,她的報答,不是錢也不是單純的犧牲自我救活對方(例如男主角快要被毒箭射中時,衝上去替他擋箭),而是給他一段愛情。這段愛情,讓許仙經歷人生在精神上最豐富的階段,讓他的靈魂有愛情作為支撐。這段愛情讓許仙不只是活著,而是活得很充分,活得很幸福(一時之間找不到比幸福層次更高的形容詞,而我要說的不只是幸福)。

法海硬生生地劫走白蛇,把許仙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塊割走了,這是淒淒惶惶。緣分沒有按照白娘子想像的那樣完整,這是這場報恩的淒美。


我很喜歡表演最開始的引子,並且,也喜歡中後段的一幕,一排人舉著大大的羽毛表演。

鳥,是唯一可以俯瞰世界的生物。在我們的頭頂上,有數不清的,一雙雙這樣子雪亮得近乎感性,感性得近乎悲觀的眼睛。牠們看盡人間的福與禍,悲與喜,所以這些反覆出現的聚散離合,對於鳥,已經形成某種真諦。對於真諦,牠們顯得比人類還要有理解的慧根。

那些羽毛,可能可以解釋成某種羽化或涅槃之類的,但我自己更偏好的發現,是鳥。當這些鳥群再度出現,好像又見證一場緣分的終止與愛情的永恆。然後,牠們把這些故事收進時間的洪流裡,在所有形體灰飛煙滅之際,獻上最後一絲憑弔。

極度感謝印象西湖,讓我對這些小時候聽過的故事有更遼闊的想像空間,也呈現西湖最哀婉的容顏。其實整個表演,我還有很多看不懂的地方。但是看不懂又有什麼關係呢?有時候藝術就只是建立在藝術的力量之上,光是那些聲光與演員的肢體,就可以感動人心。

我現在還一直一直回想起那場表演,覺得很值得。




隔天早上遊西湖,一樣被擠在太多人的地方,整個很滑稽。只有在搭船遊西湖的時候還有很尷尬的安寧,但搭這種趕集一般的船,又真的能有什麼情調呢?好想自己划船然後在湖面上野餐(我是汨羅江裡的魚嗎??),最好再帶上東坡詞,這就是最好的時光。

拍謝我對西湖的描寫,晚上明顯多於白天。因為白天只逛了一個多小時,該看的都沒看到,該想像的沒想像,該思考的沒思考,整個就是過於倉促與沒氣質。



只好再賺錢找時間衝一發了,不甘心這麼有故事又美麗的地方就這樣蜻蜓點水的過去啊!

最後當然分享張靓穎的〈印象西湖雨〉,即刻起了很多雞皮疙瘩。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