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3 第五天 蘇州獅子林與七里山塘


昨天開始在書籤裡弄一個資料夾,把所有認識的人出門在外隨筆寫寫的網誌通通加進去。最近突然很多朋友在臉書上分享新創網誌,難道網誌的世界又要復甦了嗎?還是大家有太多好故事想要傾訴?不管怎麼樣感到開心,大概因為自己每次寫文章都是一場篳路藍縷,所以覺得所有被產出的文字都值得小心呵護細細品味。

那我就要繼續開始在中國的日記。

參訪的行程到第四天功德圓滿,第五天開始,一早被挖起床,準備搭兩小時以上的車,前往蘇州。第五天與第六天在蘇杭的行程都沒有事先公布,所以無從準備,只能被帶去哪裡是哪裡,跟著東晃晃西晃晃。

然後附註一下,第五天的行程,白天在蘇州,晚上在杭州看印象西湖。第六天早上繞了一下西湖,午餐後衝去趕飛機。為了主題的統一,決定把印象西湖的部分挪到第六天的文章,這裡就專心在蘇州的遊玩過程好了。

上了遊覽車立刻大睡特睡,被載到寧滬高速的休息站之後,發憤圖強寫了一張明信片,然後繼續睡覺與看窗外。這裡的高速公路和台灣的一模模一樣樣,兩旁就是橫亙不絕的綠色。導遊看我們醒的差不多了,開始介紹蘇州的歷史。蘇州就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吳國,吳王闔閭、吳王夫差,還有那個被夫差氣得半死,恐嚇要把眼睛挖下來掛在城頭見證越國攻破吳國城池的伍子胥的吳國。

和上海比起來,這邊更有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感覺。

另外,蘇州真是人文薈萃,打從宋代范仲淹在這裡辦學之後,各種人才濟濟。舉例而言,江南四才子的唐伯虎、祝枝山、文徵明、徐禎卿都是蘇州人。然後,我猜大概因為蘇州太漂亮了,溫婉多情,像天堂一樣,所以很多文人喜歡來這裡遊賞,甚至隱居。


前面說過,來蘇杭之前沒有附旅遊行程,不能準備什麼,只能複習以前背過的宋詞,希望可以和地景對上。例如我很喜歡的,賀鑄的〈青玉案〉裡,「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其中的「橫塘」,是姑蘇城外的地名,現在也在蘇州的範圍內。雖然目前不是黃梅時節,不能遇見四五月黃梅天,霖雨連旬的天氣,但也碰上早晨的濛濛細雨。憑著想像,「試問閑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的樣子好像立刻在眼前展開。這種愁,是閒愁,不是狂風暴雨呼天搶地的愁,不是事件性的愁,而是散落在無時無刻的愁。走在獅子林附近的老街,好像愁緒真的可以釀成風雨,連空氣都濕透,籠罩這個很有味道的城市。

(上圖是獅子林附近的老街拍的,很多小攤販推推車,把水果整理成這樣漂亮)

蘇州的水脈很多,最有趣的景色,是這邊的安全島,或說把馬路分成雙向的,不是單純的行道樹,而是水,讓這邊的馬路帶點清新透明的質感。

在蘇州的第一個景點是獅子林。


蘇州的園林既繁且盛,來這裡必看的就是美不勝收的各種私人園林。因為時間不夠,我們只參訪了這座號稱蘇州四大園林之一的獅子林。導遊在介紹獅子林的時候,我聽得很不清楚,主要是因為這裡一次有太多導遊在賣力講解,各旅遊團互相干擾的結果,就是什麼也聽不到。後來回台灣,憑著幾個關鍵字搭配維基百科,才把獅子林的沿革搞清楚。


簡單來說,獅子林興建於元朝,最初是為了高僧天如法師所建。天如法師過世之後,獅子林開始荒蕪,清乾隆時期被狀元黃軒大力整修,還邀請乾隆皇帝參觀,這大概是獅子林最輝煌的時候。民國時期,貝聿銘的爺爺曾收購並改建獅子林,最後最後,才交由蘇州園林管理處管理,並對外開放,供人參觀。


獅子林最著名的應該是大面積的假山,真的在裡面低頭亂走時,還能發現很多出其不意的小路。以前在宮裡,婢女丫環或各種皇上有興趣的女人,好像最喜歡在假山裡和皇帝捉迷藏,而且必須欲拒還迎,不能全部的躲起來。我覺得這樣超浪費時間的,要是我,一定坦腹東床如不聞,誰有時間在哪邊躲躲藏藏裝呆裝可憐。



雖然獅子林很漂亮,而且具備歷史意涵,但我實在太不喜歡這種應該要安安靜靜的地方變得人山人海車水馬龍。人一多起來,這邊立刻降格為某加工出口區員工餐廳附近的小公園,大家擠在一起大聲聊天、拍照、指指點點。所以,我必須在這裡大力推薦故宮旁邊的至善園(點這裡有以前的網誌),那邊不太起眼,但裡面很漂亮,是沒有陸客的淨土。雖然裡面的建築造景假假的,但大致符合中國園林的樣貌。最重要的,是裡面的人都真的是要來享受園林的,而不是心浮氣躁的搶拍最漂亮的景點。

離開獅子林之後吃午餐,吃完午餐,就是七里山塘。


七里山塘是一個古典的村莊聚落,黑瓦白牆的小房子傍河而築,前門是馬路,後門砌了小石階,可以直接走到水邊打水洗衣。導遊是安徽人,對黑瓦白牆這種徽派建築似乎很有熱情,我們也很直接感受到這裡散發出的典雅大方與內斂澹泊。


我們搭了船,沿著水道走一圈。導遊事前警告這邊的水髒了,但真正靠近灰綠色的水時,又覺得還好,至少一點也不臭。水濁了,風倒是很清冽。水是這裡的命脈,吳儂軟語的情調飄盪在水面,食衣住行的痕跡沉澱在水底。站在船尾看四面八方,覺得走在水中好像偷偷鑽進人家的生活。看見真的有一個老婦人在洗衣服,有一群小朋友對著我們的船鼓躁,好多擺在房裡的生活必需品,也都看見了。



有人說,來到蘇州,時間就被定住了。沒錯,七里山塘是給人懷舊用的。到了這裡,什麼都應該偃旗息鼓,什麼都是休止,什麼也都是永恆。但我更喜歡的說法是,來過蘇州,就不曾離開。一直到現在,一邊流鼻涕一邊昏昏沉沉的打文章,思緒都還在七里山塘盤旋。七里山塘這樣子的小鎮,纏纏綿綿,真的見過那裡的良辰美景,心是捨不得離開的。

我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人認為七里山塘已經有點過於商業化。這點我同意,竟然在老街上看到打著台灣海角七號名義的冰店,很矛盾的躋身在小橋流水之中。不過,如果真的排斥商業氣息的話,應該自己找到欣賞的角度,最近發現這才是真正寬容的品味(但很抱歉,依然無法把人的推擠過濾掉)。

我很喜歡蘇州,比起杭州的濃豔風流,蘇州更有內蘊了。看過當地人在水邊的生活之後,覺得這是一個抑制虛榮的地方,但又是供給希望的地方,適合照料所有氣餒的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