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2 第四天 法租界與田子坊


我的老天爺,剛剛數了一下,關於上海大概還要再五篇才能功德圓滿,這樣什麼時候才能開始讀書呢?不過打算把關於課程的都挪到一篇一起介紹,所以現在的日記可以單純的分享課餘時間在上海的參觀路線。


前一天從南京東路走回酒店的路上,一直被同行的朋友慫恿隔天早起到法租界散步。這位朋友非常樂觀又勇敢,這個暑假在北京實習,實習結束又跑到內蒙古體驗大漠風情,很令人佩服。關於法租界,記得出發到上海的前一天是中秋節,家家戶戶都在外面吃飽飽賞月的時候,一個人悶在計中電腦教室查關於行程的資料。

原本還乖巧的蒐集講者的研究paper,後來整個開始查吃喝玩樂的資訊。其中,我在不只一個人的網誌裡面看到法租界被大推特推,很多和上海很熟的人也說,玩遍上海,還是覺得以後如果有機會再來,必定立馬衝法租界漫步。

所以那個一家烤肉萬家香的夜晚,我在計中,看著法租界的照片流口水。

我把法租界強力行銷給同行的朋友,你看看,一個既美麗,又有歷史意義,可以代表上海異國風情的地方,當然要去。無奈行程緊湊,大家都不為所動,只有那個勇敢的朋友也想去看看。但是眼下我們在上海的時光就要結束,只剩清早沒有行程。我是一個很喜歡作夢但不太有勇氣犧牲什麼去實踐的人,根本眼高手低。那個朋友和我不一樣,很積極的鼓舞士氣,最後,實在太心動了,我們兩個蹲在酒店走廊上研究地圖和地鐵時刻,決定隔天透早六點集合,搭首班地鐵前往交通大學站附近的法租界區。

宣布「好,去!」的當下熱血沸騰,如果我的心裡有一鍋濃湯,它當時一定波波波波波很開心的鼓譟著。但是回到房間就快崩潰了,在這麼緊湊的行程裡還要清早起床好瘋狂啊!

隔天,我們兩個鬥士還是很勇猛的在一樓大廳集合。但集合之前,從房間往外看,路上根本沒幾個人,很怕逛一逛就被壞人抓走,還好隨著時間推移,人有越來越多的跡象。清晨的上海蠻冷的,還飄了點雨,突然覺得很冷清。

我們搭上地鐵,和睡眼惺忪的陌生人一起為早起崩潰。

其實法租界區蠻大的,橫跨了幾個地鐵站。之所以選上海交通大學站,是因為交通大學站和酒店附近的老西門站在同一條線上,不用換車。此外,幾乎是一出地鐵站就有景點可以看,對於必須把握時間的人來說,非常方便。很多人在網路上推薦法租界區,都說那邊很適合悠閒的喝下午茶逛麵包店,不知道有沒有其他人是在這種應該要跳土風舞打太極拳的時間來。其實清晨也是一個有無限可能的時段,不能說完全寂靜,但至少有很明確的「個體」的感覺。如果是很強調個人自由與單獨存在感的人,清晨出門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


出地鐵站走了大概600公尺可以看到六條馬路的交叉口,其中,在路口約30度角的的三角地帶,就是鼎鼎大名的諾曼底公寓。

當時在法租界區建成的房子大多以法國地名命名,所以這棟公寓就被稱為諾曼底。由萬國儲蓄會(20世紀上半葉曾活躍於中國的法國金融機構)投資,建於1924年的它,一開始大多是上層階級入住,所以有很多不錯有名的人曾經在這裡留下生活痕跡。1945年之後,在戰爭時間蒙受損失的萬國儲蓄會被上海市政府清算,諾曼底公寓因此被政府收購,改名為武康大樓。

諾曼底公寓的外觀是法國文藝復興式風格,但我覺得最酷的還是它的形狀。我不知道他們怎麼可以把這棟樓保存的那麼好,如果是我的宿舍大概幾年就被折耗乾淨。不過,站在巍然聳立的大樓前,還是可以幻想古時候熙來攘往的大街,還有很多中國人洋人走來走去的熱鬧景象。

因為現在裡面還有住人,我們不能入內參觀,所以只看了外觀就走了。


我們沿著武康路走,路的兩邊是很漂亮的梧桐樹,地景看起來有點像台北的富錦街。路上有很多雕梁畫棟的房子,外面還有很美麗的庭園,甚至掛上優秀歷史建築的牌子。不過當我們想要走進去的時候,立刻被警衛轟出來,貌似是某公司的地盤。

路上還經過黃興故居,同時也是法租界的旅客服務中心。不過太早了,還沒開門,只是用大鎖把們把鎖起來,我們只能在銅牆鐵壁外面偷窺裡面的樣子。


後來走到武康庭(Ferguson Lane),從武康街走進去是一個內街,經過一些很法式的房子之後,會看到露天座,以及大約四個餐廳、咖啡廳。也許用「法式」形容房子很模糊,不過意思大概就是,可以讓你馳騁想像力,幻想自己身在法國的環境。


武康庭的範圍內有一個法國人開的麵包店,大清早就開門真的應該頒發精神總錦標。我們被漂亮的麵包店吸引,架上的麵包養尊處優,看起來很美麗但又同時貴到不行。後來買了人民幣14元的可頌麵包,中國籍店員一直要跟我說英文,害我顯得很像白癡,不過後來鼓起勇氣用英文問法國店長可否拍照,他很乾脆地拒絕了。


雖然灰頭土臉,但可頌真的超級好吃啊。一邊吃可頌一邊走在幽靜的梧桐樹下和老房子間,這才是在這個環境裡最天人合一的走法。後來還買了星巴克,不然一整天的課我會累扁。上海的星巴克是全球最貴,中杯拿鐵28元人民幣,但人在屋簷下,還是很甘願的買了。


我喜歡這裡的環境,雖然像武康庭之類的地方有高度商業氣息,畢竟人家就是把消費場所興建在一起,用很美麗的環境催化,讓大家乖乖掏錢享受。但是,一來我到的時候根本沒幾家店開,二來我當初要來武康路法租界,就是抱持著「我沒有要幹嘛,就是要親自走在那邊的路上,把自己塞到那個氣氛當中」的心情,所以不是很計較。


我覺得,所有偏好幽靜環境的人,都可以來武康庭。我會聯想到台灣一些文創空間藝文場所,例如台中勤美的范特喜,或學校附近的寶藏巖。相較之下,我覺得那些地方在「氣氛營造」上都沒有法租界厲害,格局也比較小。換句話說,寶藏巖或范特喜的整體環境,不會給人很強大的誘惑,覺得一定要進入這個地區的故事裡(也可能是法租界的歷史意義太遠近馳名了,那些地方的歷史就還好)。不過也可能只是我的個人意見,畢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執著於來這裡散步,甚至用百度地圖標註景點列印下來。

我們用香香的麵包和漂亮的風景填滿大約一個半小時的時光,雖然很短,但這種犧牲與冒險所換來的小確幸,卻在整趟旅程中一直印象深刻。


插播中午的午餐,我們在一家叫做「黃燜雞米飯」的店,和附近的上班族一起汗流浹背的吃飯。人多到炸,用餐環境也很擠,上菜很慢,但是真的很好吃,很香很嫩。這家店只有出產照片右邊的那鍋雞肉,沒有別的花樣,可以加辣,也可以加其他菜,例如金針菇。廚房會幫你把金針菇一起放在裡面燜。

課程結束的晚上,先吃了師生宴,然後前往田子坊。田子坊名稱的由來,是因為那個社區的格局很像「田」這個字,兩邊是低矮的平房,中間就是狹窄的小路。


田子坊是上海著名的文創園區,入住許多商家,專門販賣紀念品、文創商品或特色產品,當然也有很多露天酒吧,那裡很多快樂的外國人,洋溢異國風情。我們到田子坊其實時間蠻趕的,必須在九點時搭上計程車,趕在十點超市結束營業前把該買的零食掃購一空。因此,這次在田子坊只是跳躍性的參觀,非常可惜。


首先在那裡買了大把大把的明信片。中國的明信片很便宜,我在上海老街買過一張人民幣2元,田子坊的較貴,但比較堅固,一張5元。後來到蘇州七里山塘,幾乎每家店都賣3元左右。郵資的話,一張人民幣1.5元,就算是一點微薄的工資,還是希望郵差可以把信送到。



我挑了非常久的明信片,然後才繼續往前走。走了一陣子,眼尖的朋友突然發現一家賣胭脂的店,很高興的說要進去看看。店名是謝馥春,一家創立於清道光年間的化妝品店,胭脂最有名,然後是鴨蛋香粉。之前甄嬛傳很流行的時候,朋友躬逢其盛,所以一看到那些可能是甄嬛、華妃等人會使用的化妝品時,立刻失心瘋。


買氣也燒到我,因為我從逛上海老街時,就一直說我這次來要成為滬上淑媛。因此,我買了一瓶桂花頭油,抹在髮梢當作修護精華。首先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古典的包裝,慎重其事,也很像裝毒酒的瓶子。所以以後如果我想要賜毒酒時,應該會用這個瓶子裝吧。然後這罐頭油是真的很好用喔,回台後連續用了兩三天,覺得自己的頭髮已經不只像綾羅綢緞光華柔軟,根本宛如一陣春風,春風風人。

照片裡的它好像太大隻了,真實狀況大約10公分高,35mL。人民幣38元,還算便宜。


臨走前忍不住買了人民幣20元的玫瑰鴨蛋香粉,目前還不知道怎麼使用,但擺在那裡就很香了。原本想要買茉莉香味的,因為本人也想成為空谷幽蘭。不過,朋友在旁邊大力建議玫瑰香味,店員也推波助瀾,所以選擇玫瑰味。

我後來隱隱約約聞出鴨蛋香粉的阿嬤味,但若只擦一點點在身上,就不會那麼明顯。淘寶網上好像宣稱鴨蛋香粉可以擦在臉上定妝,要是我就不會這麼做,因為對我而言它還是很像香噴噴的粉筆,而且,臉上的化妝品應該有專用的吧,好像不需要靠它。


外婆家的綠茶餅和田子坊的桂花頭油,成為這次來上海最相見恨晚,也最令人汲汲營營的東西。後來在杭州蕭山機場與香港機場,還是很積極的尋覓這兩間台灣沒有的店。

法租界之旅讓我想起一首歌,在這裡分享,來自Stacey Kent〈I Wish I Could Go Travelling Again〉。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