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7 出國參訪前夕

出國前回新竹待了幾天,以為會是足不出戶的行程,沒想到故鄉果然是故鄉,你以為會叩門冷清,其實才有很多好玩的事情與嘰嘰喳喳的麻吉聚會呢。不過,比較遺憾的事情是,中秋節無法留下來過。去上海的飛機星期二八點起飛,當天早上五點就必須從學校出發。還有,行李根本還沒收,顯然是必須千里共嬋娟的月夜。

星期四到清大圖書館念書,那裡真的是一個很灌溉心靈的地方。每次讀書讀到彷彿中麻醉針的時候,就會去書架,把那區外文翻譯作品的書背好好喀嚓喀嚓存到腦海裡。星期五和高中麻吉約好要錄製影片,因此在中央公園很欠缺自知之明地歡唱。拍影片時,後方有個寶刀未老的淡定阿北在打拳,很像一個心胸寬大的習武之人,對少女的三八行為全然不在意。比較經典的畫面是,阿北的招式和音樂不小心搭配起來,很有藝術性好像雲門舞集。




隔天星期六,與敦安麻吉在遠百附近的現代養身小餐廳聚會。其中談到某個同齡的朋友最近和外國男友訂婚了。大家轉過來,很好心地問我會不會很羨慕。突然想起前一天高中麻吉說的:「不覺得那種會注視生活細節的人,可以比較確切而扎實的活著嗎?而且像我們這種會做家事,會清潔並維護生活品質的人,才更應該交到男朋友不是嗎!那些成熟的男人應該最欣賞我們這型吧!」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氣,一股作氣的對投以關切眼光麻吉們說:「我才是後勢看漲好嗎像我們這種宜室宜家的人最吸引三十幾歲的男人了!」

然後整個空間就充滿了「嗤」的聲音。

回到家的晚上,只有自己在家。正在準備炒高麗菜時,想起「我們這種女生」和那些「嗤」,忍不住揮舞著手上的菜刀,凶神惡煞地剁碎眼前等著被撒到鍋裡爆香的大蒜。哼,像我們這種忍辱負重,極力維護內在平衡的好媳婦,你們是不會懂的!

今年暑假已經忍氣吞聲的看很多人出國玩樂,每次都幻想要是自己可以出國那該有多好。而且,如果我連在台北散個步都可以寫心得,意見一堆的話,到了國外應該能夠媲美Discovery採訪吧!還好,上學期末替自己報名了上海的參訪團,當別人紛紛回國的時候,剛剛好可以出國透氣。

去上海參訪前,打算做充足的功課,不論是專業的金融知識,或吃喝玩樂的行程。所以,首先就好好查清楚翻牆步驟。我覺得中國官方真的太猛了,把我習慣使用的搜尋引擎和網頁全部禁掉。舉例而言,臉書不能用,然後寫網誌必定會使用的blogger及youtube一樣都在排擠名單。我在網路上看到一些好方法,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成為業餘駭客的天資,希望到了大陸還是可以在網路上繼續大放厥詞。

然後,我到NET,像是被放到土司上的黴菌一樣很猖狂的掃購衣服。這次參訪大金融機構必須著正式服裝,我完全不知道自己這三年是怎麼辦到的,怎麼可以在零套裝的狀況之下撐過所有present和參訪。就連當初參加大學面試,也是從菜市場買西裝褲,在衣櫃裡搜出不知道塞了幾百年的西裝外套,然後跟媽媽討一件白襯衫,就這樣去見教授了。到場看到很多衣著光鮮的高級人都快要瘋了,不過,教授大概是看我一副手頭拮据與世無爭的樣子,所以大慈大悲的錄取我吧!但是受過教育之後,不管怎麼樣都要尋覓適當的正式服裝。

我的直覺告訴我現有的衣櫃只有一大堆讓我看起來像是獵人大叔的服裝,西服專賣店的套裝又太呆板了。後來,感謝老天,我在NET適逢大特價的黃道吉日,一堆衣服正以399特惠價出清,故很滿意地買了一件黑色襯衫、一件白襯衫與黑色,看起來有正式到的短褲。這樣加上我前一天在網路上買的黑色高跟鞋,應該就有一點人模人樣了吧。

衣服解決之後,就換到心靈層面了。前幾篇文章有說過,最近正在拜讀王安憶的《長恨歌》,並且很順利的在上個禮拜看完了。其實會大力鞭策自己讀完這本看了一百年的書,是因為王安憶是典型的海派作家(有人稱她為張愛玲的傳人,但她自己聽到這個稱號一定不高興),而《長恨歌》對於上一個世紀的上海有很細膩的描寫,包括所有的風華與傷逝。因此,我想藉由文字的力量,讓自己對上海有更豐富的想像,相信真的身在其中之後,也能有比較深入的觀察。

隨身會攜帶兩本書,唐魯孫的《酸甜苦辣鹹》與王安憶的《眾聲喧嘩》。一本談吃,一本彷彿談上海的小民生活,兩本都很有中國風味啊!

今天和明天,打算針對參訪對象與配合主題查一些資料,希望可以成為內外兼修的好學生。

我上網看了一些關於上海的景點(怎麼又回到嬉戲的主題),發現上海在時尚部落客的眼中好像不是很紅。她們大部分跑韓國見賢思齊,要不就是到熱帶海島,一邊度假一邊拍穿搭照。此外,很多衝日本的網友,把戰利品們一字攤開,說明日本有「多好買」。這次到上海前,聽了很多不衛生的事情,例如不洗餐具和黑心食品,希望今罵的上海已經很乾淨衛生。

我到上海有一件最執著的事情,不知道會不會成功。幾個月前我就對我媽和朋友發誓,說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到了上海,絕對不學大陸人的口音,不要像很多台灣明星邯鄲學步,到最後反而講出一口怪裡怪氣的國語。

希望到了上海的每一天都可以很充實,換句話說,很憧憬能夠大清早起床散步,晚上寫文章,參訪金融機構時又可以神采奕奕。我想我必須攜帶大量B群。

待在新竹時喜歡一個人打開iPad的K歌app大聲歡唱,當然有部份原因是為了練習唱那首要錄製的祝壽歌。這個app會替演唱打分數,目前最高90分,那英的〈夢一場〉。不過唱來唱去,赫然發現戴佩妮的舊歌〈淡水河邊〉fu很對。儘管聽了很多戴佩妮的歌,依然不是很習慣她的聲線,所以對這首歌的歌詞及旋律一直有些陌生。

自己唱過之後覺得很棒,在這邊分享。


什麼嘛,看MV的時候赫然發現男主角是鳳小岳。這次回到家,沒想到竟然見到一些不熟悉的面孔,真是物換星移。其中,星期五早上出門時穿得很辣,儼然是一個少婦還帶著雷朋款的大墨鏡。電梯門一打開,發現一個穿著光復中學校服的男生,長相激似鳳小岳,實在太猛了。原來我有帥哥鄰居啊以後在家裡唱歌要小聲一點了,不然也可以考慮像京劇《拾玉鐲》裡的孫玉姣一樣,裝模作樣地在家門口做女紅藉以吸引路過帥哥。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