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5 也有很辛酸的U-Bike經驗


接下來我要講一件很荒謬的事,這件荒謬的事情是我製造出來的。


首先先亂廢話一下好了,原本今天預計要去補習班考小考,剛剛打電話去櫃檯確認時間,意外發現考試延到明天了。不過明天要像愚公移山一樣搬宿舍,而且我認為我會成為第一個因為搬宿舍而看日出的人(全部的家當至今還沒整理),所以本來明天就要請假的。

考小考的前夕都會做惡夢,因為老師很擅長出一大堆題目,但又要求在極短的時間內寫完。平常在學校考會計根本一邊磨硯台一邊在心裡跟自己說一些打氣的話,慢條斯理也寫得完,但上次考了一次補習班小考,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這次突擊小考前(考前兩天宣布應該算突擊吧),又狂做惡夢,呈現精神耗弱的狀態。

不過確認從現在開始可以卸下心防,雖然昨天的我用背水一戰的姿勢讀到三點。

好了我要開始說很荒謬的事情。

最近補習班把課調到晚上,導致很多天必須披星戴月的通勤。搭捷運最快,時間最容易掌控,所以通常會在去補習班的路上搭捷運。但是我更愛的是公車,因為公車比捷運更容易實現大同世界那種「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理想。搭捷運最痛苦的時候,就是看到一群人像軟綿綿的嬰兒睡得很安詳,並對外界產生高難度的隔離動作。

搭公車就不一樣,常常需要座位的人還沒上車,前排的旅客就發現了,很禮貌的先站起來隨侍在側,而且一定不只一個人讓座,通常整排都會騷動。我想,會看窗外風景的人多多少少具備一些詩情畫意的警覺心與同理心吧,而且整台車呈現出一個很投緣的樣子,每次看到有人讓座,我的臉上都快流下兩行男兒淚。

有一次我在捷運上仿效公車上那種讓座方式(就是在公車停靠前先站起來,因為我已經觀察到下站有老人要上車),結果捷運車門一打開,一對談笑風生的情侶就這樣把我暖好的位子坐走了,老先生就站在他們附近。

如果要說誰比較白目的話,我投自己一票,橘淮為枳,一些方法換了地方就種不出甜美的果實了。

好我要開始積極地說荒謬的事情。

剛剛說到,去上課搭捷運,下課就搭公車。但最近我嘗試了一個更樂活的方式,就是騎U-Bike。從台大醫院站騎回公館約半小時,至於路線,隨便你繞。我走過最快的路,也曾經在南門市場轉金華街,繞了一個弧線之後從新生南路回到羅斯福路。雖然這很浪費時間,有時候補習實在太累了,心裡也很想阻止自己。不過,每次放學,還是會有想要飆車紓解壓力的衝動。星期六在補習班待了12小時,屁股都坐成荷包蛋的形狀,晚上九點半下課,依然像喪屍一樣衝到捷運站附近租腳踏車。打算騎車途中經過果汁店,想像大禹治水一樣拯救自己蠢蠢欲動,快要潰堤淹出來的宿便。

不過租借站是空的,等了幾分鐘都沒有車來,我就知道自己差不多要絕望了。

接下來的事情,一定會被認為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我自己在等車時也是這樣想的。總之,對於這種需要等待的事情,我不會放棄,但也不會搶。台大醫院站的U-Bike租借站是一整個長長的陣面,所以任何需要等車的人就這樣星羅棋布的站在人行道上。這個架式和科技大樓站那邊很不一樣。科技大樓站有一個明顯的起點,所以大家擅長排隊,自動排成一個整齊的隊伍,尊重先來後到的差別。

看到空蕩蕩的租借站,我在心裡面嘀咕:「窮山惡水出刁民。」

意思就是說,在資源不足的地方,一定會有有夠討厭的人或貪小便宜的人出現。

有一次在忠孝新生站等車也是遇到類似的情形,有個少女就像蟬附著在樹上那樣巴著一台車不放,而且她並沒有逼卡取車。整個出借站就是一大堆人在等,還不時傳出「煩耶沒有車了」的抱怨聲,然後那個少女下定決心地霸佔那台唯一的車。

我不太會跟別人面對面吵架,所以我能想到的方法,就是打電話給U-Bike調度中心。當時的租借站雖然沒有車可以出租,但旁邊堆了一排健康的,卻還沒有上架的腳踏車。我打電話問可不可以幫忙補車,三分鐘後卡車就來了,把旁邊的腳踏車上架。所有人開始,儘管在這個國泰民安的時候,爭先恐後地衝去取自己的車了。

這次在台大醫院站,採取一樣的策略,第一通電話過去,客服人員說會幫忙通報調度中心。等了半個多小時之後,決定再問問看,只是想確認結論是會不會有車子過來,如果真的全世界都沒車了,那我也認了,只是必須知道情況。

結果客服人員開始用「跟小朋友解釋第一百萬次為什麼一加一等於二」的口氣告訴我,他們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把腳踏車從正在騎車的人的屁股底下抽走,沒車就是沒車,建議最好去附近的站找車,以免浪費您寶貴的時間(我覺得他一定有很輕蔑的強調寶貴這兩個字,因為十之八九的客服說出這種話的時候,都是不把你的時間當時間看。我沒有要爭辯我的時間其實很寶貴的意思,但是寶貴這兩個字真的很不適合用在時間上面)。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客服要很冷靜的壓抑自己的怒火,但是我也只是想要確認一下啊!我什麼不會,裝出禮貌的,唯唯諾諾的口氣最會,所以光憑我的態度應該也不至於被歸類成既不講理又沒水準的爛人吧。而且聽到他的無能為力,甚至都還可以聽到電話另一端攤手的聲音,我也沒有繼續強詞奪理或煩人家啊!

決定了,我們應該把因為立場不同而存在於我們兩者之間的情理拿來瓜分,一人分一半,從此他是一個盡忠職守又好脾氣的客服,而我是一個雖然白目但也講理的客人。

總之,我就繼續等車。

好不容易車來了,此時我已經是一個等了45分鐘的人,因為前面說過,我不會搶車,所以不知道如何跟一個也很想騎車的人說,不好意思我先來的。

那台車來臨之前的幾秒鐘,我附近有一對情侶正在用發明電燈炮的精神想辦法把腳踏車從故障的機台裡拔出來。我實在不是很理解這種情形,因為明明機台就已經亮紅燈了,他們還是很積極地覺得人定勝天。腳踏車來了,騎士把車子塞進機台裡。我正在想要不要走去騎那台,那對情侶竟然奇蹟似的從故障機台轉移注意力,像幽靈一樣搶在我前面平行飄移,把車子騎出來了。

騎出來還不打緊,重點是他們在距離我不到一公尺的地方玩那台車,一副破鏡重圓的樣子,終於在亂世之中找到愛情的信物。我用冷冰冰的臉抵擋他們的幸福快樂。其實他們不是沒有發現我,也不是沒有發現我等的比他們還久,因為摸了一下之後,他們把車騎到更遠的機台,好像要先把車子安頓在那裡等待另外一台車來,好讓兩人都有車,當然也防止我去借那台車。

面對這個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的劇碼,我先是嚇了一跳,然後用很多不符比例原則的詛咒罵他們,例如祝他們雙雙長出三個屁股,我看他們還怎麼騎車。然後,很無奈的笑了,主要是讚許自己可以看破這些手段。最後,我坐在旁邊的台子上,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眼淚竟然掉下來了。

對,我竟然因為騎不到U-Bike而在大街上哭,很荒謬吧。

當然不是嚎啕大哭的那種哭,是心有不甘的那種酸酸的眼淚。這一幕拍成電影,大家看了也會哭吧,因為面對的是一排空蕩蕩的機台,而且這個時候不只沒有腳踏車,連所有等待的人都騎著車走了,有的人等得比我久,大部分的人都在我之後。

但只有我一個人沒車等到現在已經一個小時了。

結局是,我淚眼婆娑地看著來來往往的車,然後,一邊掉淚一邊用跑百米的速度追公車。

對,最後我決定放棄了,逝去的一個小時就是沉沒成本,不過,當然也買到教訓,買到一個會記得一輩子的狼狽夜晚。

為此,哪個市長候選人同意把目前適用於某些租借站的排隊規劃普及到全部的租借站,雖然我必須回新竹投一個岌岌可危的市長,但我願意用這篇文章幫他宣傳這個政見的重要性。

對了,最上面的照片是我的車。我很愛它,因為那是我阿公送我的車。其實是大賣場的那種便宜車,但無論如何也騎了六七年。前一陣子把它放在管院,經過一個月的風吹雨打顯得塵滿面鬢如霜,但昨天騎著它,還是覺得最舒服。

最後要以歌作結。現在既不需要音樂的安慰,這根本沒以什麼好安慰的,也沒有要透由歌聲傳達什麼想法。我找不到任何一首歌可以貼近How to cry after failing to rent a bike,所以不如今天就貼一首聽爽的歌好了。

來自Glee,是一首老歌翻唱,很特殊的曲子,結構和我們熟悉的流行音樂不太一樣,至少我剛開始聽起來是這種感覺。但後來越聽會越好聽喔:〈Don't Spea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