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2 我妹


其實我沒有那麼喜歡寫篇幅很長的文章,倒是很嚮往詩情畫意的散文,尤其我發現很多寫部落格的專家可以進步到一行只寫一句話,廢話過多了,就跳行,讀起來好像蠻輕鬆的。前一篇是個大文,接下來醞釀中的文章又是囉嗦的遊記,中間就祭出一篇短短的文章,也當作這幾天放假回新竹,與我妹拳打腳踢的記錄。




我和我妹很像兩個訓練有素的流氓,不過是帶有姊妹間那種三八情懷的流氓,而且他是街頭流氓,我是書卷流氓,他是土狗我是貴賓狗。意思就是說,我們對彼此很失禮,一般令人魂牽夢縈的姐妹狀態,例如兩個正妹自拍聚餐或一起當志工這種情節在我們家絕對不會發生。相反的,我們常常唇槍舌戰,但最後又很暴力的和好了,通常是我選擇姑息她討厭的行為。

我們家的情形是這樣,我爸基本上算是中立偏我妹,搞不太懂我們在幹嘛,只要我們不要太離譜或干擾到其他人,就不會介入。我和我媽就像是聯合了,而且這種聯合不得了,每次都讓我妹居於下風。我媽以前念中文系,現在又當老師,飽讀詩書伶牙俐齒。最近她好像突然很賞識我的中文造詣,讓我有點摸不著頭緒。不過我想,她會這樣認為,源自於有一天我請我妹去吃新竹的鯊魚咬吐司,結果點完餐後等了一個小時還沒等到餐點,也不見服務人員主動說明或是請我們喝杯水(沒錯,那一小時之內我們又飢又渴,只能啃桌子度日)。回到家之後二話不說立刻寫好一篇千字客訴信,並把客訴信的內容大要念給我媽聽。

從此之後我媽好像就覺得寫出這種東西很厲害,條理分明層次井然,雖然語氣蠻慈祥的但又不卑不亢。之後,她就開始很敝帚自珍的用高壓懷柔管理我,一下逼我撒下彌天大謊,替我妹起草甄試用的推薦函,一下又跟親戚誇獎我的語文能力。

我妹只要幹出蠢事,都難逃我們的法眼,所以她已經練就一邊耍笨一邊反唇相譏的能力。

其實我妹也不壞,就是有時候討厭。例如我們睡上下舖,我睡上面她睡下面。昨天睡前我已經喬好電風扇的角度,讓它可以多多少少吹到我,結果半夜被熱醒,整個床墊都被躺到燙,定睛一看,發現我妹竟然偷偷把電風扇轉向自己,害我悶得要死。

今天下午我們各自念自己的書,讀到一半聽到她在書房念念有詞。進書房後發現原來在寫數學題目,顯得氣急敗壞,而且還斷斷續續說出了類似這樣的話:「這題目誰出的我要去滅了他。」、「婊子題目!」我都不知道這個人哪來的創意可以編出這麼多髒話,專門拿來攻擊困難的題目,所以我就在旁邊笑她。

聽到我在笑,我妹顯得很不好意思,但氣氛還是很緊張,因為她越算,發現越多不會寫的題目。為了安撫她,其實是激怒她,我就問她要不要放音樂,然後自己在旁邊開始怪腔怪調的唱歌劇魅影的主題曲。

突然被我想到一個好笑的故事,就一邊爆笑一邊說給她聽。

我妹讀幼稚園的時候我才念小學,忘記是那個時候,還是更早的時候,有一次媽媽帶我和我妹一起去我家旁邊的菜市場買菜。菜市場裡有一個攤位專門賣盜版CD,桌上洋洋灑灑的排了好幾排CD,流行音樂放得震天價響。我妹立刻被這種聲色犬馬的東西吸引住了,一直嚷嚷要買CD。媽媽不給買,她就在旁邊用吃奶的力氣哭,後來是我和我媽一起把這個很麻煩的人拖回家。

回到家之後,她還是一直大吵大鬧,這時候我突然急中生智。

我把我妹放在客廳,跟她說:「欸其實我有偷偷買一片CD回來,你要聽嗎?」我妹立刻停止吵鬧,但還是涕泣零如雨地掛著兩行清淚。於是我虛晃一招,把客廳的音響打開,假裝塞一片光碟進去,然後立刻躲到房間裡,自己開始唱歌,從主歌到副歌,完完整整的唱完。

唱完之後,我從房間出來,那時候我妹已經不哭了,但從她的臉上我實在很難判斷到底是如癡如醉還是顯得無奈。不過最後我問她CD好不好聽時,她很篤定的點點頭。頓時覺得很有成就感,這個討厭鬼最終還是被我收服了啊。

我把這件事跟我妹說,看來她已經完全忘記自己的糗事了,看到我一邊笑到流眼淚一邊講故事,還有點不知所措。不過等到故事最後,她發現自己竟然曾經如此沒有尊嚴的讚許我的歌喉,還是覺得蠢斃了。

笑夠了之後,我像打鼓一樣拍拍我妹的肚皮,叫她趕快回去算數學。結果是,雖然我的歌聲沒有像莫札特的音樂一樣使她變聰明,但這種稗官野史還是讓煩躁的午後變得白癡一點。她算到兩題不會的題目,逼我幫她解,我還給她一個白癡幼稚但是很有用的方法。她看了看我的臉,覺得爛透了,一邊說「靠這什麼爛方法,我要直接去補習班問老師」,然後嘻皮笑臉的收拾書包,準備去上課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好奇我唱的是哪首歌,其實就是這首江美琪的〈對你而言〉。小時候媽媽看武俠小說翻拍的港劇,我在旁邊跟著看,竟然也學會唱這首古天樂主演的《尋秦記》的片頭曲。因為是幾首難得會唱的歌,情急之下,竟然被放到那場騙局裡面,把我妹唬得一楞一楞的。

到了現在,這首歌的歌詞和旋律都還牢牢記著。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