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7 碎嘴


剛剛在決定這篇到底應該定調為「一天」還是「碎嘴」,到底是用靈魂寫的文章還是用嘴皮煽起的小小臭風,結果我決定叫做碎嘴。國小考完月考,常常隔天一整天稀哩呼嚕就把全部考卷發完了,五六張考卷可以訂在一起,規定要家長簽名。




我的同學發明一個策略,他說他要把成績最爛的放第一張,依序排列,最好的放最後。他說,這樣他媽看到後面就捨不得打他了。

這也是我現在的策略。

昨天上完課搭公車回宿舍,在車上把吉本芭娜娜的《廚房》看到一個段落。還沒看完,但那真的是本非常療癒的書。一直以來都不太看日本小說,因為之前看到一本翻譯得亂七八糟的散文,就開始風聲鶴唳的對日本作品提高警覺。但現在,我很欣賞吉本芭娜娜毫不吝嗇的用最簡單卻細膩的質感安撫人心,使《廚房》易讀,也像很清澈的泉水那樣洗滌人心。

這本書適合作為禮物,我很想把書借給別人看看。不幸的是,上次打翻擴香不小心波及到它,以至於封面染到別本書的顏色,總體而言非常胎歌。

想去學校附近著名的二手書店「總書記」逛逛。這家店很隱密,像胡思二手書店一樣開在二樓,入口處沒有特別的招呼,大概只有二樓建築物外面架了一面招牌。有個朋友來台大,從捷運三號出口出來,見獵心喜,然後就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剛剛發現的「老二攝影」看。其實羅斯福路上還有很多招牌藏了很多好店,例如總書記。

後來我發現總書記的書雖然便宜,也蠻齊全的,但不是很合我的口味,所以踅了一圈之後還是跑到胡思二手書店,傾家蕩產又買了兩本書。胡思二手書店公館店最妙的地方,在於他們把書店的氣氛搞得很神秘。氣氛是字面上的氣氛,因為胡思的樓下是一家賣鱔魚的(忘記是紅燒還是藥燉了),想要進書店必須像進入自動洗車隧道一般先被很有辨識度的食物味薰了一身,甚至還要向被開腸破肚的鱔魚致意。

真的是一件非常斯文掃地的事啊,不過也蠻有意思的。

今天中午午休在路上找東西吃,一直以來都很不能信任補習街的飲食。以前在學校附近,遇到大家推來推去遲遲不肯決定要吃什麼東西時,我就會說,走吧我們去公館夜市撿垃圾吃。然後我現在就真的覺得補習街很多雷啊真的很誇張。

從去年暑假到現在,我唯一能接受的食物只有老蔡水煎包和一家沒有名字的飯糰店,有一家很不錯的蔥油餅竟然在去年冬天歇業了,這樣我就要開始餐風飲露了。今天決定試試很久以前吃過一次的平成煎餃,很便宜,一粒才3元而已,總是大排長龍。

最近遇到爛事的時候,都安慰自己回去一定要對發票。依照老子的說法,人不會永遠在最倒楣的時候,因為物極必反,否極泰來。爛事的例子,例如今天好不容易排到煎餃,我前面一個彷彿得暴食症的男子硬是把煎好的煎餃點得一滴不剩。

正當我在腦子裡嘀嘀咕咕,下定決心回家立刻整理發票時,笑容可掬的老闆娘嗖的一聲端出新的餃子,還夠我的份量。我在幸福的泡泡之中走回教室,摩拳擦掌開始品嘗煎餃,卻發現難以下嚥。餃子的皮顏色很美口感很脆,讓煎餃散發出顯赫的氣勢,但裡面的內餡真的不OK啊,有種不新鮮的肉散發出的臭味,那真的是我最怕的味道。

我很委屈的把煎餃全部吃光了,不過還好夠英明,有記得買鐵觀音葡萄喝,一邊喝一邊覺得鐵觀音葡萄真的是胡漢融合之下最完美的產物。

上課上到一半,隔壁教室的老師開始間歇性的咆哮,真的很怕他出什麼代誌。我和兩邊的同學面面相覷,大家下課時都好奇的湊近那間倒楣的教室,想知道裡面在做什麼。也許大家會覺得那個老師在對學生大發飆,但我聽起來,覺得比較像一個快要被斬首的烈士,義薄雲天、壯懷激烈的朗誦絕命詩之類的。

今天的課夾在恐怖的課中間,面對台上好脾氣的老師,好像在行黃老治術,甚為感激。

回學校的路上在大創買了收納盒,大包小包的搭捷運與趕路,覺得很疲憊。我們宿舍上個學期被小偷連續偷了好幾回,暑假期間人少,安全起見,校方把女生宿舍區最靠近捷運站的小門封了,只有大白天才可以進出。每次傍晚經過那扇已經過了進出時間的門而必須繞遠路,都會狠狠的詛咒那個小偷:「我去你的爛小偷,我每天這樣含辛茹苦地出門上課,回來的時候塵滿面鬢如霜,還要繞一大段路才可以回房間。我黃某人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偷東西自毀前途就算了,還賠上很多人的時間,根本廢物中的廢物,無恥中的無恥!要是讓我碰到你,我絕絕對對會鞭數十驅之別院,我會把你關到冥王星,它現在甚至都不是一個行星,你這個討厭鬼....」

罵到一半剛好看到路邊有一隻長得很猛的鳥,身體很像鷺鷥但是頭很像變色龍,於是我就一邊在心中碎念一邊走近觀察。賞鳥賞到一半,突然聽到有個男生的聲音說:「欸黃晨溪!」

定睛一看,竟然是最喜歡的學弟!當下笑逐顏開,和他隔了一條路聊天。聊到一半低下頭,發現鳥還在腳邊很笨拙地用鳥喙捅旁邊的草叢,我叫學弟看那隻特異的鳥,學弟湊近一看,不可置信地說:「牠是活的喔?」

後來我們都還有事,一分鐘後就互相道別了。那隻鳥還傻傻地在旁邊,我的媽呀根本牛郎織女的故事,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走回宿舍的過程中一直笑咪咪的,因為繞路才遇到好久不見學弟,對小偷的怒意也少了一點點。

很潦草的又到了分享一首歌的時候。想了一陣子,原本想分享有氣質的歌,大概是艾蜜莉的異想世界的某段配樂。後來轉念一想,既然我都已經用這麼沒營養又荒腔走板的爛故事結尾了,就應該分享同樣無厘頭的歌。

來自電影《K歌情人》,一首我很欽佩的歌Hugh Grant 〈PoP! Goes My Heart〉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