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0 音樂的一些小事

圖片來源:http://www.anthonyflood.com/
這個周末大安森林公園有台北爵士音樂節,客居台北就該好好體會台北的時尚與藝文。白居易被貶到潯陽城,終歲不聞絲竹聲,我很幸運生活在大安森林公園附近,很快地約了雅好音樂的朋友,在周六的晚上到公園享受音樂。


露天的廣場很舒服,台北在爵士樂聲中竟然罕見地鼓動了清涼的微風。最近被迫一直待在冷氣房,宿舍裡睡覺開冷氣、補習班開冷氣,餐廳商店也通通都在開冷氣,搞到最後身體失去調節溫度的能力,非得往冷氣房鑽。不過最要命的是我的鼻子碰到冷氣就會開始過敏。我認識一些過敏體質的朋友,養成每天早上吞一顆抗組織胺才出門的習慣。我的抽屜也有幾顆抗組織胺,但那些藥丸是我的最終手段,怕養成抗藥性,所以不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絕對不會吃。

但是我今天整個在補習班大失控啊!三小時內用光三包衛生紙,如果我把我做的餛飩仔仔細細的排成一個路隊,太空人在月球上也會看到它們啊!我的旁邊坐了一個男孩,感覺是一個愛乾淨的男孩,我想他應該度過了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因為我的人生在他眼裡就是各種炸鼻涕。於是我就這樣可憐兮兮的擤鼻涕擤了一個早上,到了下午我的鼻子終於開始風和日麗起來,過程之艱難,我都想自費拍一部紀錄片。

所以一到戶外吹到真正的涼風,覺得身心舒暢。

我以為這場音樂會不會有太多人,沒想到現場還是人山人海的,很像秀拉的那幅畫。我和朋友在草地上選了個空位坐,附近七橫八豎的躺了一些愜意的人,都在享受。

我們聽的這場表演邀請到國外知名的爵士樂演奏家,但我是個俗人,平常只聽通俗的爵士樂,甚至只是流行音樂加入爵士元素的那種爵士,所以很適合受到真正爵士的洗滌。聽爵士演奏會最美滿的地方,在於聽眾不會瞎起鬨,跟著音樂打拍子,因為根本無從打起。很多演唱會或演奏會,台下的觀眾把激情化為掌聲,此起彼落的打拍子。有個朋友跟我說,要是他是台上的人,一定最痛恨群眾的拍子,因為他們如果打錯了或拍子不準,台上的人會很無所適從。為了近一步對我們曉以大義,告訴我們聽眾的拍子有多討厭,有次聽之夜,在群情激昂打拍子時,他帶頭開始毫無章法的打拍子,我們也跟著群魔亂舞一樣亂七八糟打拍子。

對我來說,爵士樂很容易背景化,就算加入渲染力十足的人聲,都還是很禮讓。我是比較視覺的人,如果拿景象來比喻,爵士樂大概就是一堵白牆,上面有豐富微妙的光影變化。雖然不是主角,但是光影替前景營造溫厚優雅的質感。我不知道這樣說清不清楚,但如果少了牆和其上的細緻光影,景物會流於漫畫一般,快捷卻平板的風格。所以我很感激爵士樂讓我有很多空間可以想自己的事,也讓我覺得想自己的事突然變得很高級。

我覺得那些躺著的、懶著的、伸展著的人,大概都在欣賞音樂,但不見得被音樂全部架走了,還有一點分心,一點空間讓自己品味所有當下,很美好的感覺。

我覺得這才是自由的意思啊。

我和朋友聊到一些跟音樂有關的事,不得不提到我妹。

我妹常常剽竊我的歌單,大概是偷偷嫉妒我的音樂品味。有時候我會瘋狂地愛上某些歌,所以洗碗時哼歌、洗澡時哼,從房間走到客廳的路上也會情不自禁地哼。舉例來說,幾個月前我很喜歡Mindy Gledhill的《California》,但每當我要唱到最好聽的地方時,我妹總會冷不防地加進來跟我一起唱,加進來之後好好的歌就變得好難聽。

我可能有控制慾,但這首歌明、明、就、是、我、的、啊!英文歌詞是我的,最好聽的那段旋律當然也是我的,只有我可以唱!後來我又迷上陳淑樺的夢醒時分,順便打了個如意算盤:這首歌那麼老,而且歌詞有種老歌的直白,我妹那種傷春悲秋的臭青春期屁孩應該不懂得欣賞吧。沒想到當我要唱「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我妹竟然在旁邊搖頭晃腦,自顧自地接著唱「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害我氣到快爆炸,還很不淑女的叫她閉嘴等我唱完。

最近想到新方法杜絕這種事,想想我還真是聰明,根本山不轉路轉。

我開始唱法文歌,還故意很挑釁地跟我妹說:欸我要唱法文歌喔。光這樣不夠,還要刻意選那些旋律琅琅上口的,然後唱很大聲,像狗一樣驕傲的撒尿宣示主權,宣告這些歌只有我本人可以唱。

超享受看我妹束手無策的樣子。

關於音樂,還有一件小事。有時候搭公車,會搭到走氣質路線的車,在車上放輕音樂。立意是不錯啦,但我真的不能忍受那些陳腔濫調又煽情的無聊旋律,朋友把這個路線的歌曲定義為「在那邊叮叮咚咚的水晶音樂」。我覺得這些曲子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音樂,就像塑膠製品,也像免洗餐具,但偏偏公車超愛放。

為什麼不放一些實質音樂呢?很多家喻戶曉的歌也很耐聽啊,例如卡農、韋瓦第的四季、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或是飛龍在天弦樂四重奏也都可以,莫札特的歌還可以教化百姓,讓人變聰明呢!不過後來我想,水晶音樂大概就是一個願者上鉤的手段,故意讓人可以忽略,卻又讓想要聽到聲音的人有得忙吧。

我們聽到八點,跑到茉莉二手書店搶書。

最後也想要分享一首歌,我不太知道這該被歸類成爵士還是香頌,不過如果規定我只能推薦一首爵士,我會假裝它是爵士並且強力推薦。然而這首歌很不幸的是我目前的鬧鐘。

Madeleine Peyroux《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