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9 儲思盆

昨天我從一睜開眼睛就開始思考很多不該思考的事情,導致一整天心情都很差。今天起床就好多了,再度覺得人生有希望,也再度覺得如果上課認真聽講就會變成好棒棒的模範生。

雖然要我現在回想昨天的爛心情很不容易,除了感覺不切實之外也可能讓我再度掉回去,但就把這篇文章當成一個儲思盆的概念信手拈來好了搞不好心情會更好。




1. 「不必崇拜隨和的人,隨和本身沒有什麼了不起,既敏感而隨和的人更值得佩服。」

上禮拜的某天我看了泰國感人的保險廣告,看完之後除了眼淚滴滴落,還覺得可惡泰國人就是喜歡拍這些重口味的煽情戲把世人都變成精神耗弱情緒敏感的傢伙。總之那部廣告傳達了一個人間處處有溫情的idea,主角對素昧平生的人做善良的事,自己不見得會賺到實質的東西,但卻能讓世界多一點情感聯繫、多一點笑聲。

看完之後我就決定要變成熱情的人,也決定要關愛路人,對他們露出微笑。沒想到我一走出校門要去買午餐,路上就快被白目路人活活氣死。其實我平常遇到這些白目事不會到處跟人抱怨,不然我的字彙庫會用光,總之就是我的人生常常遇到走路不專心的人,然後不專心就算了,我真的好厭惡突然改變運動速度的人,不管是改變運動方向還是運動速率。

我覺得太多人在對我推崇隨和的人有多好,隨和的人就像別人的太陽,他們照亮自己的生命也散播歡樂散播愛給陌生人。隨和的人容易交到朋友也容易交到男女朋友,因為沒辦法大家生活在他們的周遭就是開心。但是我也要講講敏感的優點,我覺得敏感的人顧慮總是特別多,他們的思考可以達到直線思考所無法企及的深度及廣度。我能夠被杜甫所吸引,因為他的詩作中反映了一定程度的敏感以及不討喜。對,他就是怨,有點自閉有點執著,並且一點也不隨和。也許他不能到處結交麻吉,但是當他跟李白相處時,他可以寫出「痛飲狂歌空度日,飛揚跋扈為誰雄」。這句話被評論家評為最一語中的的描寫,敏感至此,細膩至此,精準至此,若不是杜甫的敏感,光是詞藻修飾也無法企及這樣的親暱。

你也許會說,我要一個敏感的人幹嘛,他們好難相處。嗯但是敏感絕對是一面好鏡子。

補充:對於想要訓練敏感神經的人,強烈建議多閱讀,超有幫助!

接下來我要說,隨和一點都不難,我只要關掉某些傳輸痛苦的神經元並堅持某些信仰,就能成為樂於助人的隨和人物。最難的是敏感到接收好多事的人,卻還願意包容、原諒與重新愛上。

這真的太難,我討厭自己夠敏感但不夠有智慧來沖刷惡質情緒,我討厭自己不明事理所以變得自我中心,我討厭自己既想冷漠卻又充滿罪惡。有時候我寧願自己粗枝大葉,在大街上手舞足蹈也不怕打到人,而至少我的隨和與喜樂可以被po上youtube,讓世人知道台北街頭有一個這樣快樂的人。但通常還是要安慰自己,敏感讓你有機會進入不同思考層面。最後,真正可貴的是思考過後,你決定如何拿捏。你決定要與別人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還是要互相依存、互相照應,互相虧欠卻也互相貢獻。

2. 「別被附和、闊論的形象騙了,真正要感謝的,是為你開啟新的腦袋,真正在乎的人。」

我自己常常成為錯誤的對話對象,也常常看到不太對的對話行為。星期天與人聊天發現自己的嚴重問題,所以感到難過,但也還好只要時時提醒自己要注意就好了。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人和人對話的當下,已經做到聆聽當然很好,願意給回饋也不錯,但我討厭我自己有時候給回饋只是為了引出我自己的經驗與我自己的話題,然後把話題轉到我身上,因為這樣我比較好回答,對話也比較安全。這個我有點不想多做解釋,因為多說無益,不過我會提醒自己的。

3. 「我不想要再照顧自己照顧別人了!」

我覺得每次都扮演注意事情的人好累,雖然照顧別人會得到相對應的成就感以及「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喜悅,但是再獨立的人都會希望被人照顧吧!我好希望有人可以提醒我我的腳踏車輪胎沒氣了快去打氣,或是叫我去看病,我也好希望別人知道我有多麼紕漏百出但還是願意提醒我一些事情。

我覺得可以對人分享生活小怪癖或無聊習慣真的很幸福,因為當有一天你的行為失序了,某人看的出來、當有一天你的心情糟透了,某人知道你躲避煩惱的防空洞在哪裡,他會去那裡找你並且好說歹說把你請出來。

4.  「你以一個成功人士的經驗回母校分享,要很小心,不要讓學妹模仿你的選擇。」

這是我朋友跟我說的。星期天在師大,剛好遇見高中老師,老師說她很苦惱,因為好多語資班的學妹想要轉組,所以想請學姊提供建議來慰留她們。我很爽快地留了我的電話給老師,走出校門,我的朋友就跟我說那句話。

沒錯,成功人士的分享常常淪為一種模仿,而當別人完全無法複製成功人士的求學、工作經驗時,那些很努力的「別人」就會沮喪且迷失。我這邊沒有要說我自己是成功人士的意思,我只是比較老也比較有一點點經驗,當然很多人都會說類似這樣自謙的話,但whatever,一旦站在那個分享台上,講話就要很小心。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我忘記我之前有沒有打過這句),那些漂亮的人跟你說,不要怕,做自己,你會美美的,要有自信!但那些漂亮的人也順便在引導你變得跟她一樣漂亮一樣熱門了。

三月的某個周末,竹中學弟來台大與我們這些竹友會的學長姐吃飯,並順便請教科系問題。所有學弟都矚目在那些一看便很夯的系,例如電機系、資工系、醫學系、以及不才我的財金系、國企系。我當下有說一句未經長久思考但事後覺得很不錯的話,就是:「請多聽聽別的系在幹嘛吧,不要被系的名字拐走了,很多系可能更貼近你的需求、你的興趣、你的潛能,但因為它們沒有響叮噹的名號,所以我們疏於關切。」說完就換森林系的人介紹自己的系,我也逼一個土木系的學弟詳細的說明土木系在做什麼、有什麼好玩的課、跟建築系有什麼不一樣.....聽完學弟的分享,頓時覺得土木系很酷!

社會已經強行加諸光環在某些科系上了,如果學長姐還是很自傲的替自己那些光榮的系黃袍加身,那無形之中也強化社會的刻板印象,讓台灣的人才無法多元,某些領域無法專精化。

5. 「生命會重複做一些事,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解決它。」

我目前憂慮的好多事,都曾在過去碰過,而我現在再度經歷。好多事情實在難以解決,不是高中解數學題目,不會了去問老師,然後我就會了,沒問題了。太多太多人生中碰到的問題是沒有答案的,不然就是解決的過程中橫跨太多需要勇氣、需要幸運、需要能力的領土而導致常人無法解決。

而最多時候,我們的改變,其實只是轉念一想。例如我今天感到憂愁,所以吃巧克力讀讀雜誌去睡覺,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於是我真的好起來了,但問題並沒有解決,只是被我轉念了。

誰知道我的樂觀可以被消磨多久,誰知道那個在燃燒的啟迪可以繼續填補幾個黑夜,所以我們並未解決問題,只是轉念一想。因為太多問題不能解決,它們太難,我們只能選擇讓自己好過,而不能選擇根除這些問題。

不過,也許面對這些重複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蒐集使我們哭泣的事物,那些畫面、那些風景、那些話、那些音樂、那些文字,然後當我們又要哭泣的時候,我們知道如何哭得痛快。如果幸運的話,我們可以回顧來時路,告訴自己,沒關係,都沒關係了。

好啦我的思緒與憂愁大致是這樣。

昨天晚上心情爛到透頂,決定飯後繞台大快走以發洩情緒。路上,很多看似形單影隻的散步人,其實都在哼歌,男男女女,都在路上漫步唱歌。而且當我快速的走過他們身邊時,他們依然淡定的唱歌給自己聽。我覺得唱歌給自己聽的感覺很好,尤其是在幽靜清冽的校園,在無人干擾也不必汲汲營營的校園。

終於走回宿舍,一踏進宿舍大門,沐浴乳的香味夾雜熱熱的水氣立刻撲鼻而來。這種味道好久沒有聞過了,大一對校園、宿舍還很貪心好奇時,曾經捕捉過這種味道,那時候覺得好新鮮。現在已經久久處於這樣的環境,反而再不關心。

但昨天的我真的好需要這樣的味道,頓時有點想哭。

嗅覺對人類重要,是因為目前的研究發現,嗅覺是唯一不經視丘的感官,反之,嗅覺傳送到腦中的情緒中樞─杏仁核。從演化的觀點來看,嗅覺攸關著生存,而視丘的演化比較後期,若要等到視丘演化好才來處理嗅覺訊息彷彿太遲,因此改讓較古老的杏仁核來處理。這就是為什麼,嗅覺大多與情緒記憶有關。

這是沒辦法的事,而且也沒有什麼好對抗的,記住味道是好事。

王安憶曾經評論張愛玲:「她喜歡的就是這樣一種熟稔的、與她共時態、有貼膚之感的生活細節。這種細節裡有著結實的生計,和一些放低了期望的興致。」「其實,張愛玲是站在虛無的深淵邊上,稍一轉眸,便可看見那無底的黑洞,可她不敢看,她得回過頭去。她有足夠的情感能力去抵達深淵,可她卻沒有勇氣承受這能力所獲得的結果,這結果太沉重,她是很知道這份量的。於是她便自己攫住自己,束縛在一些生活的可愛的細節上,拚命去吸吮它的實在之處,以免自己再滑到虛無的邊緣。」

我現在某種程度上非常可以理解王安憶的詮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