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3 魯蛇

從上個周末到今天其實發生很多事,既有本人我的校園導覽志工初體驗、梅開三度竹友之夜表演,又有台灣的內憂外患,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以我好高騖遠的個性,已經替自己列出三篇待寫文章的題目,但是今天我決定寫一個跟這些紛紛擾擾都沒有關係的事情。

星期一竹友之夜最後一個節目是歷年傳統─雲門。其實我們沒有要表現得很有藝術性或很高級,只是想要藉著現代舞的精神表演一些下里巴人的內容,並且讓男生露上半身,約束他們不得吃消夜。今年的雲門延請強大的編舞,所以格外認真。表演主題是一個「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無恨月長圓」的概念,非常像紅樓夢的結局,所以我們這些觀眾就眼睜睜的看著一個玉樹臨風的學弟在台上被理成大光頭,象徵遠離紅塵。

星期五聽了一些八卦和秘密,頓時感到世態炎涼,覺得我乾脆也看破好了十分灰心。


其實這種情緒很複雜,我先描述一下星期五到目前的心聲。今天的新聞說,江宜樺院長想跟抗議的學生「傾訴心聲」,但是陳為廷同學直接說:「我們沒有要聽你的心情。」很遺憾我現在就是要講我的心情。我的心情跌落谷底的時候,非常類似自由落體,會用一種「浮著」的方式在墜落,有點搞不清楚方向,有點使不上力,但是會一直擴散擴散擴散。而且我傷心的時候不喜歡站著,一定會抱著肚子蹲在地上或是蜷縮在牆邊,看起來很討厭的樣子。

以前我不相信異性之間沒有純友誼(對不起我知道同性之間也會有愛情,但是我現在姑且引用這句話,我要傳達的意思一模一樣),因為我覺得這只是定義問題。友情和愛情有一道界線,異性之間當然會有友情廢話,但是你可能走火入魔又採不了剎車,因此走到了友情與愛情的分界,然後就一頭衝進去了。那個界線是一個選擇性通透膜,是緣分或是化學效應,總之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令你跨越,而跨越之前的那段就是友情。

以「我」來看,我相信純友誼,因為愛情比友情自私,愛情是佔有。雖然我不得不承認,所有的情感關係都帶著佔有的意味,但不一樣啊,愛情更不自由啊!當我知道我一點都不想那樣去佔有一個人的時候,我覺得我們的關係很友好。我知道那種自由的感覺,我也珍惜,因此不隨便跨越,也不覺得非得要跨越不可才能象徵感情的極致或永恆。但是星期五開始,我學會把自己放在受格,「我」會不會被異性用純友誼的真心對待?

別想太多,不是我被別人看上了,而是被看不上。

我覺得很丟臉很失望很蠢的原因,是我一點都沒發覺。我以為一個有男有女的麻吉團體會一直很不錯下去,但搞不好那只是一個擇偶的市場,有人在這裡單戀某人,因此願意依附這個麻吉團體,只求藉著團體的力量多出去玩、多相處,然後和單戀的對象日久生情。我記得國小的健康教育課本上面有說,認識男女朋友,最好先團體出遊,然後再個別約會,這樣比較安全。但是這樣對那些沒人要也沒有要喜歡人的人超不公平。依據權力依附理論,當你越是依賴一個人,那個人的權力相對來說會越大。打個比方,當你超想把一個女孩子,你會為了他熬夜寫情書、雨天送消夜,縱使對方只把你當一個屁,你還是甘願當個屁,繼續付出,因為你已經把他的權力位階放在一個喜馬拉雅山的高度。

所以囉,這個團體會變成一種權力結構,有些人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被某人認定為權力十足。不過與種姓制度不同的,是那些做牛做馬的首陀羅階級不一定想反抗,也不一定不想反抗。可能怨天尤人也可能樂此不疲,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很投入在這個系統之中,他們有事做。對於沒事做的人來說,這種感覺很像在染上腸胃炎的時候去高級吃到飽餐廳,生不逢時啊。

唉難怪我總是很難一呼百應,難怪我總是被句點。

前年秋天的時候我也有很難過的想法,不過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廢物所以沒有人追。後來我看開了,沒有人追也沒什麼關係,有沒有追求者不等於有沒有價值,可以讀書識字造橋鋪路,好好充實自己的人生來等待有緣人出現。但是現在又翻了一層新意。沒有追求者真的沒關係嗎?當我的人際關係也被「有沒有追求者、有沒有追別人」這件事影響的時候,當有沒有情感關係可以徹底的使我覺得自己被孤立的時候,我真的覺得並非沒有關係。

我開始不懂別人叫我們做自己是什麼意思,那些漂亮的、受歡迎的人對你說,來,做自己。然後呢?我們就努力的做自己,並變得跟你一樣漂亮、受歡迎。「做自己」這件是想強調的,只是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相信自己」。但是相信自己就足夠了嗎?前年秋天我開始逐步相信自己,但如果這樣就足夠了,我現在在屁話些什麼?

我覺得我在某個時間點對某些麻吉算是公平,不會因為我有沒有愛上你而改變我對你的感情,不過最重要的是很無辜,因為我的確會為了「當好朋友」而放棄愛情。我相信純友誼的存在卻又被這個論調傷害。這是一個受損的恆等式,有失沒有得,有去沒有回。講清楚一點,也許一開始我們都沒有喜歡的人,因此很公正。但後來有個人愛上有個人,原本花在朋友間的心力被剝奪,開始全力衝刺追求愛情。但是我沒有愛上某個人,因此沒有分心,相對來說,也許我已經被始亂終棄了呢!我現在好像寫的天要塌了一樣,但是又不得不承認我的確因為友情而有收穫,我永遠忘不了一起去圖書館K書一起吃大餐一起舉辦低品質的溫馨慶生會的時光。我非常想再度相信一些事,但願我只是到了深夜所以想法悲觀。

你可以說我沒有跳脫「沒人追就是廢物」的顧影自憐,也可以說我是個氣度狹小不夠博愛之人,喔當然我也小題大作了。但是我今天寫下來,就是想要讓以後的自己用以上的話來恥笑現在的我,並且說,沒關係,都沒關係了。

最後一件事是,到底人們成為好人,是為了贏得大家的喜愛及尊敬,還是怕被人討厭?金秀賢拍賣一件毛衣募了一堆錢,被人尊敬。我只是在嘗試讓大家不要討厭我。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參透一切,這樣我又可以用值得信賴的聲音告訴大家,來,做自己。我是一個廢物,我超不完美,但是我還是活到現在,希望你們不以人廢言,相信自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