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2 THE BIG ISSUE 大誌雜誌

2014.03.12 很好看的雜誌一本

圖片來源:THE BIG ISSUE
我必須要承認雖然我自認心如止水,對於所有男明星都不會有瘋狂的迷戀,是真的一概不會,但是最近真的蠻喜歡韋禮安的出於一個我也不太清楚的原因。最近他出新專輯《有所畏》,第一波主打歌《狼》已經在 youtube強力播送。不過在音樂及MV釋出前,粉絲專頁早就已經換上新造型的cover photo 和 profile picture以及一系列照片,讓世人驚為天人的發現韋禮安竟然正在嘗試新風格,跳脫原本小清新的微風習習路線。對,首波主打已經不是「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那樣講一些花一般的愛情草一般的幸福。相反的,韋禮安換上一種新的精神,拍了一個各種突變各種撕扯各種血跡的MV,唱歌的口氣也突然變得很誇張。

真的如果還沒看過MV的現在打開來看,吃到一半的滷蛋都會噴出來因為實在有點震撼。




因此我就很想了解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或是說他出於什麼原因想要揭露某一部份的情感、書寫某一類型的感官經驗。這期的《THE BIG ISSUE》剛好請他當封面人物,這是最直接的誘因讓我一個箭步前往公館捷運站二號出口附近找販售員買雜誌。其實我這篇網誌無意探討韋禮安本人,所以先在這裡把那篇專訪的感想一次寫完這樣接下來就不用再寫。對於專訪本身有點失望,因為訪問的內容太侷限於「日常創作」的習慣,太general了。對於這張專輯的概念只用了結尾倉促說明,並沒有很深入或很量身訂做的引出一些創作的點子,所以至今我仍然只對這隻專輯抱著一點點模模糊糊的概念。

好了我可以不用再講他了!切換到《THE BIG ISSUE》是怎樣的一本讀物。

《THE BIG ISSUE》最大的特色,就是由街友販售。在特定的場所(通常是捷運出口)會有穿著橘色背心的販售員,負責販售當期的雜誌,每賣一本的收入有一半歸於販售員所有,幫助他們累積積蓄。一本好的雜誌不光是慈善,本身的文筆以及視角也非常重要。《THE BIG ISSUE》很優秀,是一本充滿設計、留意各種事務(實在難以一言以蔽之,總之涵蓋了藝文、國際時事等等),也算文從字順的好讀刊物。

介紹兩個特別的固定專欄。

首先,每次買到新的雜誌,第一篇一定收看最後一頁「販售者群像」。這個專欄專門訪問各地販售員:為何會來賣雜誌、辛苦的地方、販售過程中觀察到什麼、以後打算怎麼辦...。專欄作者的文筆真的是無比好,非常真實、非常客觀,不誇張不煽情。最厲害的是,作者往往能夠揀選到一些真正動人的對話,安插在真正適合的地方,對景物、人群等等「鏡頭」的摘取也很熟練,使得這個專欄比起文章更像一部紀錄片。

「販售者群像」這個專欄在整本雜誌中雖然類似幕後花絮的概念,但卻是最讓人想好好閱讀的部分。

第二個固定專欄是「國際事務短評」,英文是Issue, Affair, Idea。這個部分是一個國際版,書寫的內容五花八門,從政治、生態、健康、環保、藝文到各式各樣人民起居的新鮮事,通通都有機會被收錄進來。我要特別強調,真的是五花八門,而且編輯群對國際事務所抱持的輕重緩急,與一般的報紙、商業雜誌十分不同。當大家都在關注sony收掉pc業務時(我親愛的筆電正是VAIO,即將變成21世紀初葉的活化石),《THE BIG ISSUE》講巴西麥當勞的大麥克全球第五貴(反映出國民purchasing power被高估的現象)、法國消除「賞味期限」的提議(出於對食物的珍惜)、挪威女權運動的缺憾等等。的確,當資訊變得如此便利如此廉價,「選擇」變成一種藝術,《THE BIG ISSUE》憑其對生活以及對世界的品味挑選了這些訊息報導出來,我們也吸收得甘之如飴。

最近覺得自己有一個嚴重的缺點,就是不會反抗權威,並且用「欣賞」這件事來抵銷我對某些政策、決定的不滿意。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實在沒辦法假設自己比大人聰明。當然我說的「反抗」是指很初階的反抗,例如邊看報紙邊罵政府、跟同學打打嘴砲消費一些愚蠢的見解等等。我的「無法假設」大概也來自於這個民族給我的影響,打從我們的祖先開始,世界上就被劃分出規規矩矩的三綱五常,孔子可以罵學生晝寢,是一堵「無可救藥的」、「用屎黏成的」牆,但是宰予不能用自己的經驗告訴(或是禮貌性的提示)老師:人腦到了下午一點本來就是廢物期,什麼事都做不好只想睡覺,所以睡短短的午覺反而才是善加運用天時地利人和來促進下午辦公的效能。

好吧舉例來說,大家都喜歡罵某些法官是恐龍,好端端的哺乳類被重新定義為爬蟲類實在很荒唐。然後所有正義魔人開始說,不對啊你怎麼可以保護加害者,不對啊你沒有良知嗎。好像罵一罵就可以扭轉司法,但是我每次都忍不住想,法官在說出那個「具有爭議」的判決前,難道他會笨到不知道後果嗎?難道他不知道「恐龍法官」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嗎?難道他真的冷血到白癡的程度嗎?

我知道法官不笨,所以不敢從事那些初階的反抗。我很佩服進行進階反抗的人,例如修法或變成利益團體去遊說立委,因為他們好像真的能夠貢獻出一些方法來讓聰明的大人更聰明,而不是把笨蛋罵成普通人。我覺得像我原本那樣默不作聲有默不作聲的清白,就好像下課時朋友問你晚餐要吃什麼,你說隨便,而不是不小心pick到一個噁心的餐廳導致所有人吐到夢醒時分。但是我最近又發現,我的思辨能力(或是辯護能力)建築在不同「勇於發聲」、「勇於反對」的聲浪之上。也就是說,必須一直有新的聲音進來,我才能確定我正在相信的東西是值得相信的。

而《THE BIG ISSUE》提供的就是不同的聲音,很多元的聲音,很多元的提案,從各種面相來構築、還原我們正在生活著的世界。世界不是只有那樣而已。


三月份的《THE BIG ISSUE》非常好看。二月份的我也有買,衝著Benedict Cumberbatch的專訪,但那篇的翻譯很爛所以不太推。三月的feature是「市集」,其中講到荷蘭的花市,讓人莫名感動。花市的某花店老闆說,花是上帝給人的禮物,天啊可不是嘛!

市集,是人民交會、交換的地方,是一個活生生的、蓬勃的場所。所以藉由報導各地的市集,編輯群帶讀者見證各種lifestyle,一種被時間捏塑出的藝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