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05 一張報名表累死我

2014.03.05 竟然可以在開學第三周體驗到如釋重負的心情

今天終於交出台大北大狀元營的申請表。原本很猶豫要不要打這篇網誌,畢竟對於申請這個狀元營我超沒把握,最後沒有甄選上的話這篇文章會被大家嘲笑一輩子。但是今天中午看了一些舊文章發現我已經有長長一段時間都在寫過於營養的文章,不但氣氛低迷而且理直氣壯,所以還是紀念一下今天如釋重負的感覺。

雖然這份申請表並不是很正式的履歷,只要求填表人寫500字以上的自我介紹以及報名動機,但已經捏爆我腦中數量有限的神經元。再怎麼天才的人,碰到要寫自傳的時機,一定都還是會戰戰惶惶,怕自滿也怕自卑,然後不知道如何編排文章讓自己的人生看起來穠纖合度秀色可餐。申請動機也不容易,我不知道我哪來的資格可以說服對方他們非我不可。




所以一整個周末都在逃避這件事,星期天晚上竟然還悠哉悠哉地躺在床上讀童話故事(這是真的我沒有誇張)。星期一發現大勢已去,努力寫到半夜兩點,終於有個自我介紹的雛形。星期二真的超忙,一整天七堂課,跳完倫巴與恰恰之後跑去聽聯合利華徵才說明會,說明會結束又空著肚子前往二活排戲,直到九點二十,我真的不行了,才被咕嚕咕嚕叫的肚子保釋出獄。在公館夜市買了蔬菜大蛋餅,像難民一樣手腳並用地吃,最後很幸運的脹了氣,直到現在都還沒消。深夜,把文章修改來修改去,又咬著牙把動機寫完,終於半夜三點,台大女三四二四,夜半鐘聲到客船。

今天一整天,我以為眼皮會失去控制,沒想到三天來的刺激大概使我的腎上腺素稍息立正站好,全天24小時都炯炯有神,害我上課變超認真,不過我想也快沒電了。到了傍晚五點半終於上完今天八堂課中的最後一堂審計,當下的心情真的是,如果給我一個草皮,我會站在正中央對天空大喊:CE~LE~BRATE~

所以我現在就在這裡歡欣鼓舞的打網誌。

還是想恥笑自己怪模怪樣的申請表。寫自我介紹時,驚覺我的大學人生好像一個在玩沙的小孩,當別人都在嘗試厲害的事情時,我在旁邊玩沙,意思是這樣。那麼,自我介紹這邊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分享一下最後怎麼寫參加動機好了。

這個營隊是一個交流性質的營隊,目的在促成台大管理學院的學生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學生之間的互動及往來。對我來說,交流是「接收」與「表達」的合作。我們靠著各種感官的觀察來獲知一些訊息,也透由語言或任何方式來說我們自己的故事。

在「接收」層面,毫無異議,目的就是為了增廣見聞。國小寫作文常常會用到類似的詞彙,覺得增廣見聞,或broaden my horizon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不過那時候對「增廣見聞」的解讀,往往囿限於「面朝外」的特徵:面朝外,看到別人的優點,並把自己的缺點全部砍掉,複製別人成功的經驗到自己身上。這種感覺有一點像當初日本明治維新,那種全盤西化的調調。

昨天和麻吉聊到由台灣作家楊照、香港作家馬家輝及大陸作家胡洪俠共同出版的散文集《所謂中年,所謂青春:對照記@1963》。這本散文集很特別,三位作者共同選定題目,再各自發揮,一人交一篇文章上來,集結成90篇散文。

這本書中,三位作家的文字都很誠實地反映出他們個人的氣質,也因此我們很清楚的看到兩岸三地作家的特色:胡洪俠中規中矩,穩重並且深沉,他的文章常常從「意料之中」的地方著眼,卻能寫到到「意料之外」的深度。馬家輝性格自由,常常用詼諧、臭屁的態度來看自己的過往以及事業。楊照的話我比較看不出個端倪,因為同是台灣人,難免有當局者迷的限制。不過我想他最可能是兩人的折衷,但必定也有什麼比折衷更適合拿來形容他的性質。

三位作家的不同,或多或少源於成長環境中政治氛圍、社會風氣、教育體制等等的差異。不同的環境給人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表面上我們可能相近,但deep down我們必定是截然不同的個體。

因此,我認為交流的目的在於觀察及比較。這裡的比較不是比誰的智商高或誰的資源多,而是透由類似《所謂中年,所謂青春》裡的那種方式,我們攤開彼此的故事、攤開彼此的文字以及性格,然後看出彼此的不同,而更深入、更清楚的認識自己。「增廣見聞」以及伴隨而來的變革,除了「面朝外」之外,也可能是「由內而外」:自我認識之後,替自己打造專屬於我們自己的競爭優勢。

於是我就這樣大搖大擺地把這個想法寫在申請動機之中,我覺得我的皮在癢,硬要解釋這種複雜的概念然後文筆又爛到一個極有造詣的程度。剛剛逛了國企系學姊的部落格,提到很多有關實習、工作、交換的事情。管理學院或商學院的人寫出來的履歷總是那麼to the point,是一個直線的概念並且禁不起太多拐彎抹角。所以我整個天兵到極限嗚嗚。

看來這個暑假必須另覓新的事情做了。還是得說我現在真的很High,明後天的課都是輕鬆的有趣課,周末提早來了呵呵呵。

最後還是分享一首歌好了。

我喜歡聽的歌,也習慣聽的歌通常都是清流類型,今天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想到一個非常好的形容詞,就是一種「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概念。不過我這兩天開始收看《The Voice Season 6》,聽了很多面目猙獰的選手唱了各式各樣的嘶吼歌,也從那些「不是我的type的歌之中」pick了一些我覺得還不錯的歌曲新詮釋。

這一季《The Voice》目前還在盲選之中,而今天分享的是episode2裡出現的,由黑人小女孩Deja Hall演唱Cyndi Lauper的世界名曲《True Colors》。




這一季看到現在,這首《True Colors》是唯一讓我有感動到的歌。每次聽到評審說他們「聽到這裡雞皮疙瘩的爬起來了」我就會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雞皮疙瘩,畢竟有時候評審激動的點在我聽起來只是無止盡的嘶吼,何來感動之有?但是我覺得應該還是要歸咎到我的音樂水平不夠所以偵測不出「那些美妙的地方」。Deja Hall這首卻不一樣,她的詮釋讓人覺得很舒服而且很真心,不會有很多突然用力像是野狼一二五催落去的莽撞。雖然還是可以聽到一些不穩定或的地方,但一點也不粗魯,反而很質樸。

搭配上歌詞,覺得真的聽到了 True Colors。我現在超愛這首一直反覆播放,就算她的名氣還比不上很多珠光寶氣的老油條歌手,也不知道未來會有什麼發展,但是光有這3分22秒的表演,就讓人心存感激也心存幸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