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6 冰雪奇緣Frozen

2014.02.16 不如大家一起手牽手來看這部好動畫



(這是一篇一直存在草稿夾的文章,今天重見天日,請容許我用現在式寫文章)今天到電影院看了3D的《Frozen》,天啊好久沒有看動畫片了,上次進電影院也是久遠以前的事。但最近塗鴉牆被所有人洗版,大家都要去看《Frozen》,看一遍不夠還要看第二遍。

我覺得我要多多培養去電影院看電影的習慣,因為大家的情緒會彼此感染,例如今天大家都在親切的笑某個梗的時候我都一張後母臉,從今而後應該積極釋放情緒。進電影院還一掃最近的宅氣,always待在家真的會讓人做出很多異常的舉動,例如今天傍晚我就躺在我妹的床上
,她則在隔壁努力的刷廁所,還必須一邊聽我把Lady Gaga的《Judas》即興改成《Panda》來歌詠敬愛的圓仔。





剛看完電影就一直心得分享很機車,就像一直指望用自己的態度和看待事情的方式引起別人的注意一般。所以我覺得我以後如果寫小說或寫文章一定會陰魂不散,不停的在字裡行間灌輸自己的價值觀,或是「請讀者找一個舒適的角落泡一杯溫暖的熱茶然後乖乖坐下來閱讀這本精緻的小書」諸如此類妨礙讀者與書中人物的直接溝通的惡行。不過也情有可原,因為難得遇到我看得懂的電影。之前大家沸沸揚揚在討論《Life of Pi》(中文名字太深奧我記不得),但是我就只記得主角很勇敢地與老虎生存在海上而已QQ真是個愚蠢的庸婦。

我喜歡的點有兩個,首先,很感激編劇刻畫出Elsa這個角色。

姊姊Elsa是一個內向成熟的人,自我封閉源自於童年創傷,所以選擇謹慎的退縮以避開人群,避免傷害更多人。我很欣賞編劇對姊姊的個性所持的態度,因為一般人通常會把這類沒有安全感又內向封閉的人解釋為反社會、邪惡、不快樂、憂愁或無情的人,然後他們的人際關係也被認定是「可憐、咎由自取」。但其實這樣很不公平也很不厚道,很少有人願意天生就自我放逐流浪異鄉,至少Elsa不願意,她原本也有自由自在的童年。不過她在「沒有什麼選擇」的情況下,只能選擇這樣的犧牲或生活方式,來成全她周遭的人,也因此承受很多外界的壓力。

外界的壓力,或是社會輿論什麼的,真的很要人命。其實現在的社會也是,雖然我們不會真的跑到阿拉斯加隱居,但是當我們「減少與人群接觸」時,就會被警告很多不好的事將發生:你會惹人厭、你會得憂鬱症噗啦噗啦噗啦。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其實離群和合群一樣,都是一種生存的辦法,沒有絕對的對錯。所以Elsa像陶淵明一般一邊放歌一邊衝到哈爾濱某個懸崖峭壁上蓋房子的時候,特別唱出了「Let it go」,離群索居之後她再也不用為了保護什麼人而委屈自己,突然覺得很爽快,求仁得仁。

如果編劇像很多老掉牙的童話故事一般把放逐的姊姊描寫成《納尼亞》裡面的冰雪皇后的話我真的會氣死然後立刻離場。但是編劇夠聰明也夠仁慈,沒有因此借力使力創造出邪惡的Elsa皇后角色,反而給全了Elsa個性的前因後果,所以Elsa也是一個大愛的人是否。只不過編劇還是有看不下去跳出來埋了一個雪怪伏筆,企圖發出警世恆言告誡世人「自我封閉害人害己」。

問過很多看過這部片的麻吉,總之《冰雪奇緣》已經成為朋友聚會必備的話題。有些人對我「對Elsa的重視」感到很奇怪,但是也有一些人承認Elsa的確是一個自我投射的對象,那種大愛揉雜著自愛的心情、清清白白卻對很多事都無福消受的處境。

然後對於妹妹Anna,其實沒有什麼特別難解的部分,總之她就是一個極端善良的人,然後和Elsa有鮮明對比,例如容易喜歡陌生人,也很勇敢,尤其當她向昭君出塞一般一個人要去勸說Elsa。

雖然編劇不見得有同情Elsa的意思,但是我還是很欣賞這點。不過我懷疑如果Elsa的離開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也就是沒有讓他的王國變成冷凍庫,會不會有人真的願意去找她。希望他們可以拍第二集,專門來解決我的疑惑。

我喜歡的第二點就是結局。當小女生終於不用痴痴的等男生來照顧,而是自己給出一個Act of love,而且這個 love無關愛情的時候,我真的很想用力給編劇鼓掌。

這部卡通同樣也創造出一些甘草人物,我最喜歡小雪人Olaf了!他真的很做自己、很失控,而且有點像是我們會在菜市場認識的大嬸,天真到可愛的程度。好想養他喔!!!Olaf的定位應該就像《海底總動員》裡面的多莉一樣,傻不楞登的,但就是一個 born to make people feel better 的角色,難怪全場觀眾都對他愛不釋手。

總體而言是一個好看的動畫:message很清楚、角色很漂亮、歌很好聽、劇情很有巧思、結局令人滿意。

最後附上洗腦歌曲「Let it go」。這首歌有25個語言的版本,每個版本的詮釋和聲音聽起來都很像,原本想選放法文版因為法文這個語言很好聽,但最近在網路上聽到這個版本神好聽所以附上來(不過我要先說主唱有點ㄍㄟ掰)。其實我很佩服迪士尼always找的到人來唱這些激昂的歌曲,當我們到副歌只能用氣若游絲的假音ㄍㄧㄥ上去的時候,總是會有一些100分的人類輕鬆唱完。

這首歌很好聽,但是我覺得Elsa此時用一種「演MV」的方式出現有點不自然。所謂演MV的方式,例如一直對鏡頭做一副唱得很激動的表情。其實她在這段路程應該有別的事可以做,例如補充一下水分什麼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