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2 透視維梅爾

2014.02.12 睽違超久終於再度看畫展

圖片來源:Blink

說來可恥,印象中我有真的花錢看的畫展,最近的是故宮慕夏展,不過那也是高三的事情了。每次看展都覺得自己鑑賞力不足,也可能是年紀的關係。這次麻吉相揪,加上對維梅爾也算有認識,耳聞這次的展辦得不錯,因此也跑來中正紀念堂湊熱鬧了。




其實說「認識」,我也不過在高中時看過電影《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這部電影非常考究,從服裝到顏料(當時的畫家必須用礦石磨出顏色,調和核果榨成的油變成適合上色的顏料),甚至連Scarlett Johansson 飾演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都和畫作上的女孩有幾分神似。Scarlett Johansson 真的非常適合演這種中古歐洲的女孩,另外一部與Natalie Portman演的宮廷戲《美人心機》,講述亨利八世的情史,也讓電影中的人物Mary Boleyn 氣質出眾。

第一次來到中正紀念堂,發現異常的巍峨,我的天根本台灣版泰姬瑪哈陵。

這次的維梅爾展不是真跡,但也正因為不是真跡,幾乎所有維梅爾的作品都出現在展場,我們也不用在三層防彈玻璃之外觀賞「戴珍珠耳環的少女」。我們很幸運地趕上定時導覽,這位導覽大姊真的非常認真,一幅一幅作品講,帶我們看畫作中光影的流動、看構圖、看畫中的寓意。除了導覽很強之外,現場也模擬了很多光影的變化,來解釋梅維爾畫中驚人之處。例如高光、平光、撒落的光等等,顯示維梅爾對光影的細微觀察。

維梅爾出生於荷蘭的台夫特,與林布蘭特、梵谷並稱荷蘭畫家的三傑。從出生、20歲畫出第一幅作品到43歲因心臟病猝死為止,總共只留下三十餘幅作品,還有幾幅甚至被懷疑不是真跡,可見數量之稀少。維梅爾的創作以風俗畫為主,只有早期和晚期為了賺錢所以畫了幾幅宗教畫,不然其他的作品都是畫人,尤其是女人,的日常活動。

接下來挑出四幅我最喜歡的作品(照片都是網路上找的,顏色不太對,還是要去現場看)。

圖片來源:http://www.essentialvermeer.com
這幅畫叫做「台夫特風景」。台夫特是當時荷蘭的經濟重鎮,每天都有熙來攘往的人在港邊交易。這幅畫首先看到那個雲那個霧啊,天空的雲朵上色十分優美。接下來是那些建築物,非常真實,據說現在當地還保存著相似的景觀。最令人感動的應該是底下小貓兩三隻。維梅爾家裡有15個小孩,4位早夭,但還是有11個小鬼頭每天鑽進鑽出。所以維梅爾非常渴望一個安靜的環境,這也可能是為什麼維梅爾的畫總是透露出安寧的氛圍。照理說應該要車如流水馬如龍的港邊,被維梅爾刻意改編成兩三位尋常的血拼婦人,頓時空氣安靜下來。

圖片來源:http://www.essentialvermeer.com
再來就是這幅「戴珍珠耳環的少女」,被譽為「維梅爾的蒙娜麗莎」。不過我真心喜歡這位女孩多一點,因為她的模樣顯得天真、表情乾淨,根本是珍珠的粉末融合而成。她應該就像賈寶玉口中那種水做成的女孩一般,晶瑩而不汙濁,堪稱女神。所以這可能就是為什麼這幅畫那麼紅的原因吧,那位女孩實在太漂亮,維梅爾也透由這幅畫將瞬間凝結為永恆,從此這位女孩就是這般青春。

圖片來源:http://www.essentialvermeer.com
「倒牛奶的女僕」。維梅爾的作品都小小一幅,例如這個作品只有45.4cm*40.6cm。維梅爾偏好小型作品的原因,是當時台夫特的有錢人太多,大家家裡喜歡掛畫,小一點的size剛好適應擺飾的需求。一看到這幅畫我就跟麻吉說,天啊這根本就是在IKEA工作的女孩啊!這幅畫也很有名,在紀念品店買的L型夾就是這張畫。這幅畫有很多優秀的點,首先,那面牆現在看起來空蕩蕩,其實原本維梅爾有畫一幅畫在上面(一個畫中畫的概念),但後來又反悔塗掉,現在的人用X光有發現。不過我覺得塗掉比較好,現在這面牆淋漓盡致地展現了光影的變化,很有質感。再來就是從牛奶罐裡倒出來的牛奶彷彿是真的,很細緻。最後是桌上的麵包,是用點畫法畫成,所以小歸小,顏色的處理依然不馬虎。

圖片來源:http://www.essentialvermeer.com
最後這幅是我最喜歡的作品:「台夫特的小徑」。從表面來看,這幅畫的細緻度也不輸其他畫作,畫中的建築型態到現在都還存在,但我更甲意的是情感,雖然這些情感都是我的詮釋而已。

這幅畫畫於1657年,距離荷蘭獨立戰爭─八十年戰爭結束約九年,1654年台夫特一個軍火庫爆炸,把台夫特部分地區夷為平地。在動盪的政局以及天災人禍之下,維梅爾卻刻意保留了這個庶民生活場景。畫中人物寧靜而全神貫注,就像是用快門捕捉到的日常片段。這種感覺讓我想到捷克作家伊凡‧克里瑪的小說,總是瀰漫著一個退縮卻均衡的價值觀。真正的生活不是暫時決定人們命運的政治,而是在這種政治下普通人廣泛的源遠流長的日常生活。我知道這樣類比有缺陷,因為捷克當時面臨令人失望的政治更替,還有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但不管是伊凡‧克里瑪或維梅爾,都強調了生活的本身而不是生活的意義。

維梅爾似乎有意要營造生活安詳的感覺,他希望傳世的作品帶有這樣的色彩:安靜而穩定。以前的人作為畫家,用現在的眼光看來似乎帶有不可思議的使命感:在那個沒有高科技的年代,他們負責記錄生活,負責替那個時代那個時光下註解。我想,維梅爾在那樣多的景象之中篩選出這一幕作為題材,背後的情感是很深刻的也很有時代意義的。

這次的維梅爾展是很成功的展,尤其如果有聽導覽真的會差很多!

從台北回新竹,經過台北車站。從淡水線接到板南線必須橫跨台北車站這棟建築物,橫跨的過程中,有個老奶奶在廊邊賣報紙。去年暑假就知道有這位辛苦的老奶奶,瘦弱、無依無靠,甚至染上眼疾,卻還要從下午賣報紙到晚上,再扛著沒賣完的報紙回家。心心念念,但從來沒有遇到她本人,直到那天終於逮到機會一定要跟她買報紙。

於是跟她買了一份20元的工商時報,買了一份,她卻還有好多份賣不出去。蹲下來,付了老奶奶錢,她似乎有重聽卻還是熱心地道謝。正準備起身離開,卻發現四周圍了六、七個路人,然後是捷運警察走上前,默默幫老奶奶收錢盒。意思再明顯不過,警察必須驅離這位奶奶。同行的麻吉說,驅離從來不是好的方法,因為那個警察肯定不願意逼老奶奶走,但為了上頭的規定,為了整頓市容,所以只好硬著頭皮請她離開。

但是警察還是幫了他能幫的,輕輕地在一旁幫老奶奶收錢盒。

後來我因為走錯路折返,就再也沒有看見老奶奶了。

因為整頓市容所做的犧牲,外婆家就是一個例子,現在又多了一個。只是我們從來都只是在野的意見,不知道真正到了那個做決定的位置上時,是否真的能想出更好的方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