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210 台北國際書展

2014.02.10 書展的種種

星期六早上十點和媽媽、妹妹到世貿一館stand by,隊伍沒有想像中長,但也夠等了,到了我們入場時,當日進館人次已經累計2,500人。

妹妹當然盡做一些斯文掃地的事,例如帶著一個購物袋直奔小說區,準備幫同學大肆收購週邊商品。我到現在還不知道那類文學作品的統稱是什麼,但它們與其他的書種絕對有鑑別,因此我很想用一個明確的名詞區別它們。時代真的在變,我國中的時候看過最休閒娛樂的書是阿嘉莎‧克莉絲蒂的一系列推理小說,現在的小朋友可能厭倦那些慢火燉煮而成,長篇、入味的文字(剛剛腦中閃過的畫面是滷白蘿蔔)。但往好處想,他們越來越能接受奇幻的劇情、奇幻的道具、奇幻的武功、奇幻的神人關係,以及奇怪的名字。說真的有一次試圖翻閱我妹珍藏的「那類型小說」,光看到主配角名字就快要崩潰,那不是什麼名字,簡直是哈利波特裡的某種咒語。

一定要找一天開導我妹,我們不是歧視動漫,動漫的創作歷程也十分艱辛,但是讀者不應該把動漫視為一種商品。我們不應該只被動的迷戀動漫作者以及授權的周邊商品所創造出來的動漫環境,應該要像閱讀一樣,讓這種文化對我們構成創意上的刺激,並能夠把這些刺激擴展到更廣大的領域。


總之妹妹頭也不回地跑了,媽媽似乎也鎖定攤位,我還在決定攻略地圖時就被某出版社拐去填問卷。主辦單位應該隨時在館內設置類似酒測的臨檢站,因為那些出版社的業務根本滿口謊言,他們會說:不好意思,可不可以麻煩您幫我們填一份問卷?只要幾分鐘就好,很快!然後他們會把你帶去他們的地盤上,開始跟你講冗長到不可思議的商業介紹文,要求你買他們的書。而所謂的問卷,根本不是問卷,是訂購單。第二個謊言,是我已經懶得說的,所謂「不買沒關係,看你」,其實超有關係。最終,也是我認為最嚴重深深傷害我天真無邪的心靈的,是他們總會說:我遇到你,是緣分,我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我們的書真的很好,參考一下。所謂的「結緣」我看根本就是「結仇」,因為一旦露出不想買的表情,他們就會擺出「天啊我真想把你蓋布袋堆蓮花池」的臉色,瞪著你直到你自責的三跪九叩離開他的視線範圍。

撇開奇怪的廠商不談,這次的書展讓我有點失望。首先我恨透人多的地方,但這不能怪任何人因為我本人也是造成人多的小螺絲釘。再來就是這次設攤竟然有一大堆補教業,看起來超跳tone。而且我以我的親身經驗發誓,他們絕對不是來賣書,他們賣的是課程,動輒上萬塊的套裝課程。拜託這裡是書展,當然「書」的意義可以被擴大解釋,「教育」的意義也可以,但是補教業往往被認為商業氣息濃厚,很多人甚至覺得補習班教的是考試技巧,不是學問、不是氣質。

我相信以當今台灣社會多如牛毛的補習班陣仗,絕對可以自己聯合起來辦一個補習展。而且多數補習班財力雄厚,已經在大街小巷設有據點,擁兵自重,還要來書展出巡我覺得真的是浪費了補習班寶貴的資源。除此之外,補教業包下全展館最中央的位置們,好好的書展被不賣書的攤位包下,天啊我一定要好好珍藏這珍貴的畫面。

再來就是我認真看過多數知名出版商的攤位,想瞧瞧大家都擺什麼書出來賣。我這幾年來很喜歡看華文創作,不管是台灣作家、中國作家、馬來西亞作家或香港作家,只要是不經翻譯的作品都愛,因為任何曾經讀過原文書的人都知道,再好的翻譯都無法百分之百翻出作者的原意以及試圖營造的氛圍。有人說先有思想,再有文字作為工具把思想傳達給普羅大眾,但是許多讀者、寫手可能也得同意,文字往往可以決定我們思想的寬度與深度。

文字不只是思考後傳達的工具,文字也是思考的軌跡,所以能讀到原汁原味的華文創作多好。我先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因為我太執著於中文書。然後我要說,書展的攤位晃過一圈,陳列出來的大多是翻譯小說,而且不見得是多優秀的翻譯小說,只要被翻拍成電影,就會出現在架上。當然優秀的翻譯小說也有,佳評如雪片紛飛,深具啟發性及反省性。但那些奇怪的「超能力」、「出任務」小說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尤其我最近剛看完一部由奇幻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內容紕漏百出、狗屁不通,真的令人生氣,零分。

打到剛剛稍停一下,我覺得我可能掉入刻板印象的陷阱,畢竟我們那個年代也瘋迷過《哈利波特》,創造前所未有的銷售奇蹟,我會不會只是用一種老氣橫秋的態度在「拒絕接納新事物」?不過平心而論,JK羅琳打造出一個完全嶄新的國度,在她之前沒有人想的到巫師可以這樣寫,沒有人想到歐洲大陸的某處竟然可以有一個以魔法為主的教育機構。而且羅琳毫不畏懼的用創意處理現實與幻想中的衝突(撞個牆就可以搭特殊火車、麻瓜總統與魔法部的政治往來...),所以她的作品讀起來如此令人信服,如此引人入勝。記得我們那個時候一收到新書,非得廢寢忘食把小說一次看完才甘心,現在這種閱讀經驗越來越少。

所以任何以《哈利波特》的輝煌紀錄為目標的寫手,非常有企圖心,非常有勇氣,但也記得拿出夠格的作品來。

但我還是買了王安憶的《眾聲喧嘩》。我覺得我真的中了王安憶的蠱,超少在買書卻毫不猶豫買了她兩本。書展的另一個特色,或出版業的另一個特色,就是純文學的作品變少,商業分析、科普叢書、心理學、設計、品味人生的書越來越多。為了讓媽媽放心,證明我還是有在兼顧本業,因此也買了一本《精準預測》。只是厚厚一本真的不知道何時能看完。

逛了兩次三民書局的攤位,三民書局對我來說無比親切,尤其那一套藍藍的國學叢書。媽媽大專時代的教科書用的正是那套,小時候就翻遍邱燮友的《唐詩三百首》,有些懂,大部分不懂,卻還是記得內容的編排以及薄到可以透光的紙質。媽媽好像也對三民書局情有獨鍾,但最後還是感到惋惜,因為三民書局彷彿停滯在歲月之中,只在印刷上翻新,出版品內容和從前大同小異。

我要幫書展下結論了,2014年書展最大的優點,其一是讓更多人知道書本的重要性,我們現在讀書不容易,面臨很多誘惑,但逛完書展相信很多人像決定要減肥一般立下有志氣的新年讀書計畫。其二,強調「國際書展」,貼心的幫各國原文出版品設置攤位,使很多市面上不易尋得的書可以從容再現。其三,增加小型出版社的能見度,也讓老中青三代出版社可以齊聚一堂,很溫馨。

缺點也不少,最大的缺點就是門票,我完全不知道這個門票是如何定價的。我覺得收門票合理,不然整個展場會充斥太多人。作為一個人數控管的工具,真的要收到100元這麼貴嗎?有沒有其他方式可以回饋入場者呢?然後被各種業務干擾的成本是否應該也反映在定價之中?因為我真的是很容易自責的人,每次狠心拒絕業務都覺得自己應該去便利商店捐零錢來彌補罪過。再來就是我愛的書種竟然被排擠到極為侷促的空間,我不甘心!然後就是,這個書展真的不適合預算有限的人,因為買一兩本只有79折的優惠,像我花了395元買《精準預測》,結果Costco竟然祭出67折,害我花了80元門票錢還買貴,根本賠了夫人又折兵。

中午就離開世貿去吃下午茶,在松江南京站買了《The Big Issue二月號》,最合理的價位。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