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7 致所有身邊有個青春期屁孩的你們

2013.01.27 發個牢騷,有目共睹,我在,我們一起努力撐下去

今天看了好看的動畫片《Frozen》,原本想要趁熱打心得,但是最近面對青春期的小屁孩身心受創,內心的挫敗遠遠超越電影,所以一定要先發個牢騷耍個脾氣然後繼續與青春期搏鬥。

對於青春期,網路上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因為這段「介於孩童與成人」的時間不只受到生理因素影響,也與風俗、法律、文化、宗教等等社會因素攸關。不過對於青春期有一件事非常肯定,就是青春期的全名其實是六個字:「他媽的青春期」。

決定鎖定在12~15歲的小鬼來觀察。當然關於青春期我們都有很多美好的回憶,第一次喜歡別人、第一次被人喜歡、第一次頂撞權威、第一次做一件真正瘋狂的事,不過這些在自己眼中看似「唐吉軻德式的偉大歷險」,其實對身邊的他人(家人、老師)來說真的是巨大的煩惱。




假設有一天我變成聖誕老人,遇到嗷嗷待哺討禮物的兒童...
「嘿可愛的底迪,今年聖誕節想要收到什麼禮物啊 ho ho ho ...」
「啊啊啊我要新的籃球鞋、我要好大好大的城堡、我要養一隻好可愛陪我到100歲的狗狗...」
「冷靜,底迪,here is what I am going to give you,我要erase掉你的青春期,很棒吧ho ho ho...」
說到erase這個關鍵字的時候,食指還要帥氣的在空中比劃一番。

就在兒童們嚇得魂飛魄散時,記得補上一句
「別擔心,當你以後組成一個甜蜜的家庭,生出一對白白胖胖的健美雙胞胎時,I will also erase掉他們的青春期,更棒吧 ho ho ho ....」

好啦我開玩笑的,人生的時期缺一不可,這篇文章只是要黑特一下青春期、為自己的青春期道個歉,然後紀錄旁人受到的血跡斑斑的影響然後繼續與麻煩纏鬥。

青春期就像,原本人的腦袋裡都有一個倉儲,專門管制所有令人咬牙切齒的危險物品。但是某天有個大腦員工經過,大意把那個warning label 扯掉,危險的激素傾巢而出,然後那個人就突然核爆一般變成十分失控的角色。

我覺得青春期的小孩最大的麻煩,在於他們總是追求片面的真理,而且那個真理十之八九還是源於他們自己的慾望。青春期的小孩並不是蠢,但是他們的敏銳度、同理心以及口舌全部貢獻在那些使他們更加走火入魔的觀念上(如果他們碰巧有敏銳度、同理心以及口舌),而不是追求博雅的認知,更不是為了體貼周遭的人群。

例如你和家裡的青春期手足決定要分工家事,首先你必須合理的分工,也就是把工作分成一半一半,不然青春期的他們會搬出剛學到的天賦人權、自由平等博愛、黑奴制,或是其他他們自己搞不太清楚,卻聽起來很偉大的專有名詞,例如五權分立,來砲轟你是一個「蔑視公平正義的流氓」。

然後你必須摸摸鼻子,再從他們的工作裡切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工作量出來自己吸收掉,不然他們會搬「過去的經驗」,還有任何形式的咄咄逼人來嗆你。記得一定要摸摸鼻子,因為他們不會感謝你為他們吸收的,你是一個公僕,那是你的責任,你不應該跟小孩子計較。以下是真實故事:

有個周末只有我和我妹在家,當我要跪求他去倒垃圾時,先跟他解釋分工的合理性和優待:親愛的妹妹大人,因為我今天煮飯給你吃,然後又正在洗所有人的碗筷,所以拜託你去樓下倒個垃圾,就只是把垃圾丟到垃圾車裡喔這樣OK嗎?
「為什麼今天是我倒,我昨天已經倒過了,而且為什麼每天都有垃圾,憑什麼?」
「那你要洗剩下的碗筷嗎?我OK啊!」
「那本來就你應該洗的為什麼要我洗?」

不過最後在我的好說歹說以及威脅利誘曉以大義之下,他還是去倒垃圾了,這點我很感激,因為至少做了家事,雖然他沿路一直碎碎念不停嗆我。

從屁孩的頂嘴內容之中,可以發現這麼多個「為什麼」就足以把人逼到死路。親愛的青春期小朋友,當姊姊們停止跟你唇槍舌戰,或放任你們不停的碎碎念,姊不是理虧,姊沒有輸你,姊只是懶得跟你吵,反正姊的尊嚴那麼多,施捨一點給你砲轟,姊沒差。

其實真的要講,我們可以從兩河流域文明開始講起,講到你還是個受精卵時我們已經在人世間受苦受難、講到我們比你多做了幾年的家事等等聽起來很不厚道但是鐵一般的事實。

印證剛剛的假說:

「青春期的屁孩總是追求片面的真理」:假平等,執著於是非而忽略了很多決定其實超越是非,很多道理其實無關道理,而是關乎情感及不求回報的寬容。

「而且那個真理十之八九還是源於他們自己的慾望」:垃圾臭,我不想倒垃圾。

「他們的敏銳度、同理心以及口舌全部貢獻在那些使他們更加走火入魔的觀念上」:平等是對的,平等萬歲,現在我要從過去經驗還有教科書上挖出更多support公平正義的歷史事件。

「而不是追求博雅的認知」:公平正義只有一種,就是我說的這一種!

「更不是為了體貼周遭的人群」:所以你就自己洗碗洗到死吧干我屁事哈哈哈哈哈!!!

再來我要回想一下自己的青春期。老實說我的國中階段並沒有真正的叛逆,也沒有做出什麼離經叛道的事,但我承認我的「耍刺兒」來自「死纂著一些是非」,所以我也曾經和我妹計較過、也曾經很白痴過。

但是翻開過去的週記本,發現自己或多或少都會針對一些蠢事寫下一些反省,可能不是很深刻但是至少有冷靜下來正視自己的剛愎自用。

對不起所有被我的青春期干擾過的人們。

人生各個階段的經歷,從來就沒有「最」怎樣,只有「更」怎樣。現在的我們比青春期的時候更懂事了,但不是最懂事的時候。每一個「今天」都會有一個「昨天」值得欣賞以及追憶,人生總有更懂事、更圓滿的時候。

於是我們繼續做那個「大份的家事」,繼續忍受來自青春期屁孩對權威的頂撞,繼續祈禱青春期的每一寸光陰都能在他們心中留下痕跡。只要一段時光不是浮光掠影般輕飄過他們的心,這段時光所昇華的回憶以及對人格的塑造就值得期待:在他們熟成的那一天,在回過頭來的那一天。

留言

  1. 我...我看完的心情也只有六個字:「對不起我笑了」ˊ'ω'ˋ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