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4 第11屆敦安潛開冬令營

2014.01.24 人生第5次來到衛理福音園與敦安一起,也有分享一首歌!

福音園的門口很漂亮
如題,這是我第五次來到衛理福音園了欸,而且不包含前年冬天當工作人員的時候曾經三度送學員下山看病,總之對仰德大道已經熟門熟路了真是讓人生又多了一個專長。

幾天前一直糾結要不要特別一天來回新竹台北,因為家裡的床太舒服了,每天在家裡用網路上課也很OK,然後放寒假之後又很怕累。我覺得圓仔真的很幸福,他的上班內容就是完整的做自己,包含睡覺和屁股對觀眾。不知道貓熊這類生物會不會符合霍桑實驗,就是他在那邊滾來滾去把自己搞得很笨拙的樣子其實是為了表演給觀察者看。

好了但還是決定上台北一趟,因為天氣太好,而且上台北彷彿才是對的事。




這次並沒有擔任敦安冬令營的工作人員,但是和工作人員一起開了一場行前會。會中我們討論了這個社會當前最需要什麼樣的領袖人才、我們如何用現有的資源培養這些人才、以「服務學習」為主的冬令營要如何達成潛能開發的目標。

先不論是否應該「成為一位領袖人物」,畢竟「領袖」的定義很tricky。如果根據管理學學到的那些方法論,「領袖」必須具備一些意圖和手段。換句話說,我要意識到自己在帶領一群平民,然後還有特定的方法可以讓「領導」更有效果。

但是我們討論出來,只要具備一些正向影響力的人就是領袖,沒有年齡限制,也不一定要有意圖及技巧。例如會中有人分享:他在麥當勞排隊準備要丟垃圾,前面的人都把所有垃圾,不管是紙杯、紙盒、用過的衛生紙或是廚餘,通通丟到一般垃圾那格。結果排在他前面有一個國中生,竟然徒手把前面大嬸不分類的垃圾徒手撿出來,然後替她重新分類,甚至問後面的人要不要幫忙資收。

他說這位國中底迪的行為讓大家很感動,也群起效尤,這就是領袖。

好我打出這個故事只是要當警世恆言或賺大家不爭氣的眼淚,因為就算符合或不符合「廣義」及「狹義」領袖定義,任何一個社會都還是需要「做對的事情的人」。

其實對的事情很難定義,但是卻很直覺對我來說。有些時候我們會很明顯很強烈的感受到「啊這件事一定是對的事,我該做的事」,那就是對的事。但是我自己之前常常做不出對的事,明明想的到,卻做不出來。

今天看新聞,看到曾經多次登上國際舞台,號稱台灣本土文化的代表之一:高雄的電音三太子團長的新聞。團長在他最風光、最常在新聞媒體曝光的時候,有感於電音三太子常常被視為「混混聚集的團體」,所以決定杜絕毒品的危害,團員每三個月都要驗尿,彰顯扭轉形象的堅定。

然而今天的新聞批露,團長涉嫌以毒品控制青少年,甚至迷姦國中少女。我覺得這件事真的很丟臉,不過「很丟臉」這種淺淺的話是連媒體都說得出來的,所以我設法和我媽討論一下「良知」這件事。總之她說「有沒有受教育」這件事還是會影響良知。我就說很多沒受教育的人也可以具備基本的良知啊,至少不是每個受教育不足的人都會去沾染毒品。

她就說,在一個單純的環境之中,當然人人都可以很真純,並且靠著一個信仰活下去,很多烏托邦都在描繪這種景象。但當環境是充滿誘惑跟煽動的,那教育還是可以幫助我們判斷這件事是否是對的事。

結論就是我覺得做不做對的事,首先要先發現「對的事」的存在。靠博雅的教育、靠觀察。然後有沒有執行的意願,要看環境和有沒有一群跟你一樣的人願意對社會做這樣的貢獻。如果沒有這樣的環境,必須自我教育、自我說服,這是需要培養的。

講同理心之前,突然想到動人的設計也是同理的展現(2013.09.29)
好然後我們說到要如何透由服務學習的過程培養同理心。我覺得同理心說穿了,就是「觀察」和「演繹」的結合。先客觀的觀察某人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再演繹「處在這個狀態下的他,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會有什麼需求」。如果照這兩個步驟來看,同理心同時具備客觀和主觀的元素。

觀察其實不難,多練習就會,也可以參考福爾摩斯的精神。但演繹是需要大量的個人智識以及經驗的支持,所以想要鍛鍊同理心,請多多培養common sense、多閱讀(幫助你了解各色各樣的人)、多多接觸人群。

單一的服務不應該在最後只剩下自我感覺良好,應該有深沉的使命感,所以服務學習,正常來說,是會源源不絕的。

好了這是我們行前會討論到的一些元素。

星期五真的上台北了,發揮同理的精神,我想工作人員在陽明山上應該很多天沒吃水果,也就很多天沒拉屎,並非常需要營養提振精神,所以就繞到宿舍切個拔辣帶上山。

我真的很喜歡士林捷運站附近,其實我喜歡淡水線上的每一站。捷運沿線有風景可以看是一大賣點,然後士林天母淡水一直給我一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很悠閒的、很陽光的、有咖啡香的、爵士的以及群山繚繞的。士林天母比台北的其他地方更像一個小鎮,山環水抱,人文薈萃,街景漂亮,而且什麼店都有,非常便利。

掰的衛,在捷運上看到瓦歷斯‧諾幹的詩。一開始還覺得沒什麼感覺,但他說,車窗是一格格流動的歷史。想了很久突然覺得很感動,如果你也是一個搭車喜歡看窗外的人,也許也會懂這種感動。

櫻花真的是很美麗的花,迎接春天的第一個桃紅色塊
因為是好天氣的假日,又適逢陽明山花季,所以每台要上山的公車都坐滿人,連我最愛的市民小巴也全部都是遊客,只好一路顛顛簸簸的站在公車上,從走過100次的仰德大道上山。福音園在這個時節櫻花盛開,非常漂亮。但最漂亮的還是大禮堂裡面忙著籌備隔天視障小朋友營隊的潛能開發學員以及一旁循循善誘的工作人員。

有這群積極的人,明天的福音園應該更美麗,況且現在天氣真好!

最後分享一首歌,其實這首歌和這篇的主題沒有直接關係,我很喜歡它,卻找不到名堂來分享這首歌:Zaz的《Je Veux》



Zaz,本名Isabelle Geffroy是一位法國女歌手。我很喜歡她隨興的顫音,還有很多即興的創意與樂器模仿,節奏明快,很爵士,非常不同於我以前喜歡聽的軟綿綿的法文歌。

歌名Je Veux,翻成中文是「我要」,翻成英文是「I Want」,這首歌應該是Zaz最暢銷的歌曲了!歌詞提到:我不要金銀財寶,我也不要約定俗成的規矩,我要愛、要快樂,我要做我自己,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拍謝原版的歌曲不能分享連結,所以分享另一個版本。原版還有MV喔可以自己找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