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9 管理學

2013.11.19 企業管理在學什麼?分享一首可能是很知性的歌吧?

今天中午好天氣之下的鹿鳴廣場超多很Q的小底迪
標題這樣下就是有氣勢,就是來勢洶洶。不過文章的剛開頭還是要打一些比較愚昧的內容,就是我剛剛打開新買的Kettle 洋芋片,藍色的包裝很有質感,口味是SEA SALT&VINEGAR,也就是海鹽與油醋口味。吃了第一口之後馬上有種「你在開什麼玩笑」的感覺,然後頭也不回的上網查這個口味的評價文。




這個味道到底有多莫名,總之它是站在兩個味覺的極端,極鹹與極酸,極鹹就不說了畢竟很多洋芋片都走這個路線,重點是它酸到可以腐蝕一整台卡車。網路上的評價說,這個口味「別有一番滋味,沒試過,別說你懂洋芋片」,謝了,我試了,但我超不懂。

如果我去知識加問這個問題:「海鹽油醋口味的洋芋片的存在意義是什麼?它對美國的文化有什麼影響?為什麼會有人要發明這個口味的洋芋片?」,這系列問題應該會榮登史上最好的問題吧,說不定我還可以替它寫一首歌(不,今天的歌不是要分享Stonehenge)。

這個角落太美了所以不管怎樣我要打斷
網誌的一切來展示這張照片。
好不容易熬過期中考周了,現在的生活簡言之就是I don't always have time to study. But when I do, I don't. 為了終結墮落的型態,今天跑了一趟唐山書局,看到很多深奧的書之後又折返回誠品,買了《尹教授的10堂課》。尹衍樑,也就是這本口述自傳的主角,是潤泰集團的總裁,而這本書用很實際的經驗帶出他的管理哲學。

大三上學期修了企業管理,雖財金系美其名歸類於管理學院,但其實我們大一大二所受到的訓練很少與管理相關,也沒有特別跟我們強調管理的意義是什麼。往年,財金系的企業管理課都是教書本上的內容,就是紙上談兵的意思啦。

今年,我們與國企系李吉仁老師合作,所以企業管理課頓時變得非常猛烈。課本上的知識不再是重點,當然我們還是會上一些理論,但重點整個放在CMP,執行變革管理專案上面。儘管如此,上了半學期的課我還是沒有很懂管理學是什麼。最近上課開始加入Case Study,必須應付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並想出應對方法,這些Case包含:如果團隊之中有兩個價值觀很不同的人互相賭爛,你該怎麼辦?如果有個思想不成熟的屁孩員工把公司所有人的薪資表公開,你要怎麼辦?

每次討論到Case,就覺得只是在說好聽的話,例如:那我們就去找兩個人溝通,釐清他們對事態度的根本差異,並柔性勸說,請兩方互相妥協,也暢通之間的溝通管道等等。或是,啊,那我們就成立薪酬委員會,然後強化實際表現─績效─薪酬之間的關係,確保大家都獲得公正的工作報酬。

有一陣子,每討論一個case,我就懷疑學管理學到底在幹嘛。先說說課本好了,課本就像是別人的經驗談,問題是,讀管理學又不像寫數學習作,不是抄了別人的作業,自己也可以甲上上。然後就是,管理學不是一門有實質生產力的學科,所以管理者要做的事情,POLC,好像也只是好話大集合,我們就一直在一些很浮的事情上面周旋。

但是,好了,這邊來一個激勵人心的大轉折,就是我從昨天開始好像就有點了解這一切。

試試看沒有管理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把10個很厲害的(不管是理論方面或是實務方面)科學家放在一起,他們會做出什麼事?結論是,如果沒有管理的因子在裡面,這10個人應該會專注在做自己的實驗、建造自己的機器,他們會缺乏一致的目標。我們可以說,他們做出10個厲害的玩意,但整個組織、整個社會不是靠這種1+1+1+1+1+1+1+1+1+1=10的加法完成的。

也許他們之間會有溝通,但注意這是一個簡化的環境,如果這個組織被放大為一個跨國企業、一個國家,或是一個地球村,我們怎麼可能用這種扁平的組織型態生活。管理者在做的,就是採納這10個人的專長和見解,然後確保他們朝向同一個目標運作。為了確保朝著目標走,企業管理有一套上課第二個禮拜就會跟所有學生說的,一個POLC的循環。POLC裡面包含了很多哲學、科學、藝術whatever,總之管理者在學的就是這個,而大目標就是,確保我們要達成目標。

在管理的過程中,被管理的成員自己最無法解決的問題就是人「際」的問題,所以管理者要比別人強的能力,不是比別人多會推導一個只有外星人才看得懂的方程式,而是處理人的問題。附註一下,會特別把人際的際標註出來,就是因為這個問題存在於人與人之間,outside a person。此外,一個組織之中,通常縱向的溝通不錯,但是橫向的溝通很爛,所以管理者應該努力的方向,是加強各部門間的合作。所以你說,管人這件事該怎麼學?我們只能先對「人」做出一些同理、刺激和引導,然後盡可能去分析這個問題所揭示的冰山下的東西。這會造成一種「說好話」、「唱高調」的假象,但換到日常生活之中,這就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事。說好話有等級的差別,可以很膚淺也可以很深刻,我們只能盡力學到一些深入的方法,期望自己未來出社會之後能真實handle好。

再來就是,管理者一天到晚要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做決策。所以管理人的概念化能力太重要了,有概念化能力的人最有可能為事情找到不同的切入點,也更有可能具備危機處理能力,應付從前never見過的困境。這也是課本不容易帶給我們的,所以要靠野戰經驗以及多看課外書。

這是我目前對管理學的看法,不過我也只是一個接觸管理學這們課兩個月的學生,請管理專家不要在路上毆打我。想法不中肯所以我應該要再努力拼湊出更全面的樣貌。

今天要分享的歌,為了配合嚴肅的管理學氛圍,企圖找一首很知性的歌,但由於平常聽的歌都太三八了所以找了很久,最後附上的是Agnes Obel的《Riverside》。




據說這首歌被《實習醫生》引用,但是我沒有好好看過那部影集。這首歌其實不算知性,比較算冷冽,非常冷冽可以搭配今天的天氣一起服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