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23 應景的萬聖節種種

2013.10.23 萬聖節提早過,分享一首好聽的雙人合唱

最近在看一個變態變態的影集,叫做《Criminal Minds》。這部影集與一般大眾所熟知的CSI系列或是Hawaii Five-O 最不一樣的地方有兩個:

1. Criminal Minds特別強調分析嫌犯的心理,並做出一個profile,具體形容這個人的特質以及面對生活大小事的方式(例如這個人很平凡,在人群中你認不出來,撞到別人會轉過來說對不起,但卻很壓抑....)

2. 通常犯罪影集的死者都是得罪某個人,那個人覺得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就去殺人。不過Criminal Minds裡的victims都非常無辜,通常與殺人犯沒有直接關係。他們通常只是那些殺人犯特定殺人模式下的犧牲品,也就是說,他們只是運氣不好,剛好被壞人選中來發洩情緒。

好我會提到Criminal Minds,是因為裡面引用了一句彷彿是莎士比亞的話,他說Nothing is so common as the wish to be remarkable. 翻成中文就是,天底下沒有比追求不平凡更平凡的事情了。天啊此言一出打死一堆人,我一聽到也是覺得「不然你想怎麼樣」。追求不平凡的人聽到這句話會很忿忿不平,至於追求平凡的人,你怎麼知道他們是真正在追求平凡,還是把平凡當成特別的藉口,惹上公孫布被之譏。我自己的解讀是,不要當一個團體中最不平凡的人,也不要當最平凡的人,當中間那種就好,就不會被這句話諷刺到。




前天做了一個夢,夢中的我覺得萬聖節要到了,應該要做一些應景的事,所以打算寫一篇鬼故事。沒想到寫到後來我突然陷進那個情節裡面,害我嚇得要死,一直逼自己從情節裡拔出來。結果我的確把自己拔出情節,此時,有個旁白說:「我們創作,不該直觀的捏造出一個主角,相反的,我們創作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

早上醒來超困惑,但上保險學上到一半突然參透了,所以就把記錄寫下來。

這句話在講說,我們不應該直觀的寫某個角色的身家背景、交友狀況、性格態度,也不該加入太多自我投射的主觀色彩。反之,我們創造出星期一的情境,讓這個情境彰顯出角色特質;然後我們創造一個新的,星期二的情境,讓主角的某些性格再度被自然而然地揭露。

我不太確定是否有別人說過一樣的話,但這輩子從來沒聽過這種論點,夢境真是太神奇了!

每個星期三都是我的痛苦日,因為課最滿,並且還有萬惡的審計學。開學到現在都沒有翹過課,也沒有遲到(我好像遲到過一堂稅法,不過只遲到3分鐘左右,到教室時老師都還沒開始上課),當然要繼續保持,不能說翹就翹。

所以今天發揮這輩子所學,替自己營造一個幸福美滿的環境,把自己騙去上審計學。所以穿上全衣櫃最舒服的外套、最舒服的鞋子,帶上最有水的筆、最沒電的手機、一罐 the body shop 的茶樹精油、歐舒丹的香香護手霜、一條黑嘉麗,中午還吃麥當勞看爽報。

結果今天整個大進步,所以這些三八的措施其實是有用的。

不過我今天一直在想,高中的時候黑嘉麗一條明明就才25元,重點是我又不老,算起來應該是四五年前。現在給我漲到33元真是豈有此理,五年之內漲幅達到32%。我們只是想要讓審計學變好的平民老百姓而已欸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死不降價?

呃今天的歌是好聽的雙人合唱曲,請出《Glee》裡面Rachel 和 Kurt合作的《Defying Gravity》。



我很喜歡Kurt的聲音,感覺就是聖誕節的時候出來感化人心,讓大家集體捐發票的乾淨好歌喉。而且我好想當他的好麻吉,因為他整個就是細心溫柔又有才華啊可以每天說床邊故事給對方聽。至於Rachel就要看狀況,每次聽他的歌都有種瀕臨崩潰的狀況,因為她的音色到某種地步好像會有點帶嘶吼,要破要破的感覺。如果這招用對地方的話就很好聽,但一直聽到類似的音色也是蠻吃力的。

這首Defying Gravity兩個人都發揮得很好,特別是Rachel的聲音因為有Kurt幫忙撐,所以很好聽,完全超越原唱我覺得。大家在聽對唱的歌時好像會特別注意愛來愛去的火花,但是我不care,因為有大量火花的歌很噁心。如果能好好把歌唱完,把當中的化學作用導向中性一點的地步的話對我來說更不錯。

值得一提的是,我昨天晚上在校門口等人,等到第20分鐘時,有個臉上洋溢著幸福微笑的女孩坐在我旁邊的石椅上,一副也是在等人的樣子。結果兩秒後她男朋友就騎著腳踏車衝來了,女孩甜滋滋的說:「你找到我了...」,男孩不等女孩finish,一把把女孩抱到懷裡,用瀕臨假聲的音色說:「喔我的小寶貝~」

這就是愛來愛去的火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