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8 台新銀行總部參訪

2013.10.18 台新銀行參訪,分享一首好溫馨之歌

前方那棟就是台新金控總部大樓

連續幾天很晚睡,今天早上要前往忠孝敦化圓環附近的台新銀行總部參觀。今天早上七點鬧
鐘響的時候,只是稍稍地在腦中想說:「痾?」。沒錯,就只有這個字,痾,然後就把手機的鬧鐘關掉、床頭的真實鬧鐘關掉,冷靜地起床了。

穿了一件禦寒用的西裝外套,替自己夾了三明治,踩著跟鞋就出門了。

我的人生中有幾次想不開,體驗了傍晚六點半忠孝復興站的繁華,當然也有受迫於傍晚差不多的時間從捷運市政府站上車,然後被忠孝復興站的人潮塞爆。不過我很少體驗早晨人擠人的感覺,早上大家話比較少,有一種強烈的你不要惹我的感覺。

今天搭到捷運東門站轉車,到了忠孝新生站,根本全市總動員,所有人都出現了。總之到了車廂之中,非常擁擠,旁邊的彪形大漢幾乎整個人躺在我身上,非常恐怖。到了忠孝敦化,不少人出站,此時我應該已經開始噴汁了。



到了敦化南路,開始尋覓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或是小板凳讓我坐下來吃早餐,因為提著呷尚飽或之類的早餐組合蹲在人家銀行總部門口吃真的很像剛破產的企業主。後來終於被我找到了,就坐在某學校旁邊的椅子上愜意的吃早餐,也順便看看路上的行人和車子。

岔題一下,最近突然覺得人要成為好人,就要真做出完整的好事,不要做一半,當一個半好人(當然更不要當姦淫擄掠的壞人,不過我想多數人都在好好人與半好人之間游移)。就像念書就是有念和沒念的差別,沒有什麼念一半,對自己要求要高一點。會這麼想有兩個不相干的原因。一、我發現我很討厭小奸小惡的人。千夫所指的壞事可能有時隱含著見仁見智的成分,總之當大家都在抨擊某一方「壞人」時,人難免會有惻隱之心想要為他辯護一下,因為這些壞人通常涉及非常嚴重的處罰,需要中肯客觀好好評判。但是小奸小惡不一樣,小奸小惡擺明了就是討厭,或是在做出「可能會影響他人行為」的事情時沒有好好為別人考慮。例如討厭在路上因為玩手機所以成為危險行人或龜速行人的人,難道那些人都不怕撞到路邊的小花小草嗎?

小奸小惡還有很多例子,例如腳踏車要轉彎不稍微看一下後方狀況真的超機車,然後還有一排人把整條人行道塞滿之類的。這些事通常不會氣很久,而且這些行為也只是討厭,沒有犯罪。頂多覺得大家在某些價值觀上面應該相近一點(或是禮貌一點、細心一點),不然我每次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很苛刻的人。

第二個原因就是每次都覺得有才無德的人很可惜,因為他們只要在某些態度上對了,就會很完美,完全完美。至於有德無才的人,完全不可惜,因為有德真的非常無敵重要,能做到有德就已經100分了。

今天在台新參訪,看到最實務的東西。我們被帶領到11樓交易室參觀,環境很舒適,因為有挑高,所以不會散發一種幽暗或沒希望的感覺。挑高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例如以前打桌球都在暗暗發霉的地下室打,感覺打一打就會有科學怪人從角落衝出來。而現在學校的桌球館整個挑高,感覺超明亮超舒服。

話說回來,雖然在那麼好的環境上班,還是覺得他們很辛苦,因為每個人桌上至少擺兩個monitor,有些甚至擺到四個,天啊這樣眼睛不會爛掉嗎。那些辛苦工作的先生小姐,有些盯著螢幕,有些抄抄寫寫翻資料,有些講電話,光用想的就覺得很累,更別提他們正在處理什麼樣棘手的問題。

不過今天來台新學到最多的,不是專業的金融知識,或見識到人家金控總部多麼高級,而是HR副總的一席話。有個同學在Q&A時問到,剛畢業進入職場的新鮮人,心態上該怎麼調適。慈祥和藹的副總女士說,態度很重要,首先,我們要be humble,然後有開放的心。一般人聽到這裡就會開始挖鼻屎,「態度?我們又不是小學生!態度?」。不過副總真的去reason他特心目中所謂的「態度」。他說,我們在大學學到的東西,可能出了校園進入職場,一切都不一樣了。我們在學校不是只有學知識或技術,更要緊的是學習、整理、歸納一種獲取學問、研究的方法。進入職場之後,我們應該要能與各式各樣的人brainstorming,接受各種看法,複製成功經驗,然後一起進步。

這是我這輩子聽過把「態度」講最好的例子,因為她讓態度這回事不遙遠,而且很重要。

好啦今天要分享的歌是Ellie Goulding 的《Your Song》。


這首歌的原版由Elton John演唱,也就是一個中年男子用成熟且較為激動的語調來詮釋這首歌。Ellie Goulding的版本非常非常冷靜,但是搭上鋼琴還有生活點滴的MV,也不乏一種小溫馨的感覺。我比較喜歡翻唱版,但是對於所有歌曲的原唱,我們都要抱持著信賴敬重又小心呵護的心情,因為他們是首先發明這些歌的人,並讓這一切得以存在。

好聽的歌,for一個未知但是忙碌的周末。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