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10 HBD中華民國生日快樂

2013.10.10 國慶日,分享一首適合設成鬧鐘的歌

首先,今天是國慶日,所以放了一張國旗的照片。

其實原本我想拍的是水源市場,因為突然知道為什麼公館要叫做公館。沒想到剛好國旗飄揚,和藍藍的大樓搭配起來很好看,也突然冷靜下來,仔細想了一下國家的生日。10/10是被過了幾十年的節日,去年的人過節時心裡想的,十年前的人過節時心裡想的,和三十年前的人心中想的都不一樣。國旗依然在這片土地上飄揚,有種今月曾經照古人的感覺。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怎樣,明年的今天心裡會想著什麼,所以我們每分每秒都是某種意義上的前鋒部隊,身上背著一個大大的行囊,裡面裝了很多時代的期待與結晶。

好像應該交代一下水源市場與這一切的關係。其實我們現在所處的公館以前不是公館,清領時期,真正的公館在蟾蜍山附近,是居民為了抵禦原住民的攻擊,所興建的公館(大房子)。而台大這邊靠水,以前叫做水源地,日治時期在蓋車站時,覺得水源地這站和公館站太近了,乾脆合併統稱,所以「公館」地區就被擴及到這裡了。

水源市場就是保留了最早以前對這個地方的稱呼。




國慶日的天氣很好,讓今天的台灣很美麗。

好我要進入歌單30天的主題。網路上有流傳一個正確版本(或原始版本)的歌單30天,看完每天的題目之後,我覺得有些不太適合我、有些題目們太像或太難decide。例如「寧可忘記的人」、「提到酒或藥物的歌」、「讓你開心的歌」、「讓你難過的歌」。當然follow原始歌單有其意義,就是我們必須做出決定,而不是今天爽放哪首就放哪首,大家對照起來也比較方便。不過既然歌單是要放跟自己有切身相關的歌,不如自己竄改題目好了。

我改題目的時候會很小心,盡量避免亂七八糟的狀況,例如「令人想尿尿的歌」之類。

其實我聽的歌很大眾,因為沒有什麼素養所以也很難聽到太陽春白雪的那種。不過我相信這些是公認的好歌,只是可能被遺忘了。

Day1要放的是「適合設成鬧鐘的歌」,想說有種beginning的感覺。



我的鬧鐘聲換過很多種,有很吵的也有很安詳的。其實我不會很難清醒,所以到後期都放安詳的音樂比較多。「適合設成鬧鐘的歌」是很大的挑戰,因為我發現如果人們下定決心想要憎恨一首歌,那最好把它設成鬧鐘,過了約十天你就會想把那首歌沖進馬桶。例如我曾經覺得周杰倫的稻香很好聽,前奏有蟲鳴鳥叫,感覺有種在大自然中起床的感覺,很美好,所以就把它設成鬧鐘。

結果現在我只要聽到稻香,就會全身毛骨悚然,想起高中的早晨對那首擾人清夢的歌發脾氣的歲月。

今天分享的歌的確有點小眾(但這次應該是少數例外),是Madeleine Peyroux的《To Love You All Over Again》。其實貪圖的就是短短的前奏以及冷靜沉穩的嗓音。Madeleine Peyroux的聲音和歌大致上就是這種味道,總體而言是懶懶的態度,有時候會外加一種「管你去死」的fu(大概很像傳說中的法國女人的感覺吧)。我很喜歡他的聲音是因為這個音色幾乎沒有破綻,但又不會很無聊,很適合秋天黃昏的質感。

他最有名的歌應該是《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吧,不過那首歌對我來說比較適合在香榭大道上跳舞,而不是起床。

其實這首《To Love You All Over Again》的歌詞不太適合早上,比較適合宿醉睡到下午的情況,頭髮亂七八糟,澡也沒洗。然而,歌的旋律確實很適合在暖陽中清醒,如果四下無人,還可以把整首歌放完,有種「老娘起床了,我要從容優雅的面對這一天」的感覺。也就是說,你可以感覺到自己是慢慢的在起床,從眼睛打開,到伸展四肢,然後坐起來。我覺得這種漸漸清醒的感覺很幸福。

重點是我完全不討厭這首歌!

For 真的很care歌詞的人,也推薦Madeleine Peyroux的另一首歌,叫做《Instead》。那首歌是我的second alarm,如果前一首不幸沒有叫醒我,就交給《Instead》。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