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01 開始認識學校

2013.10.01 認識學校的歷史

共同三松(2013/10/1)
其實今天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只不過我目前很閒,又跟自己講了很多話,所以也構成一篇。原本打算寫日記,但是我打到第二段時發現一發不可收拾,好像光「台大」就可以形成一篇長長的文章。所以今天就不算日記,是一個小小專題的感覺。

我今天沒有特別拍校園的照片,只好翻以前的舊照。年輕時候的相機很陽春,也不太會拍照,不過算是一種歷史。此外,我沒有要很有系統或很學術的寫台大歷史,只是想打一些最近的新發現和感想。

認識歷史先從共同旁的松樹開始好了。共同是一棟很美的建築物,古色古香的,而且這裡開了很多日文課,所以不知不覺也有一種歷史感。每次到共同上課都會盡量坐靠窗的位子,因為有種坐火車的感覺,外面的綠地、水池、闊葉樹會一直吸引目光。

不過我要講的是面向小木屋鬆餅那邊的三棵松樹。我從來沒有注意過這三棵,相信全校真的會沒事去煩它們的人也寥寥可數,畢竟連新生書院都沒有特別講到這件事。有天我去五南書局,一樣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一本台大教授謝豐舟寫的《台大真好玩》,其中,作者特別講到這三棵松樹。




他說這三棵樹從創校就有了,原本有五棵,某次進行工程時,不小心傷害到根系,五棵樹都生病了,園藝系、植微系全體師生像超人特攻隊一樣傾巢而出,努力搶救,終於救回三棵,也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共同三松。換句話說,現在佇立在這裡的三棵松樹是老先生老太太耶,真是松柏長青!

我竟然挖到一張「警衛室」的照片!
(2011/5/24,來台大面試時拍的)
看那本書發現很多台大不為人知的歷史。例如舟山路上的拱橋,每次都在測試男生的腿力,那下面經過的水系就是以前的瑠公圳,而醉月湖是瑠公圳的蓄水池。此外,舟山路從前不算是台大的地,是校方求政府把舟山路畫為校地,政府答應了,才有現在認知中的舟山路。因此,舟山路往大一女方向,「展書樓」的斜對面有一個從來沒有open的綠色小屋,那就是古早以前的警衛室。

我覺得在這個很多古蹟、很多細節的校園讀書是美夢成真的一件事,除了上述的之外,我還特別喜歡校門的設計。以前來台大都認不出台大,總是以為校門很大一個,像是stonehenge一樣。新生書院的時候學長介紹那座校門,其實1931年就蓋好了,現在是市定古蹟,堡壘形狀象徵守護學生。等人們走進這座矮不隆咚的小小校門,以為沒什麼,突然映入眼簾一條筆直的椰林大道,一定會有種嚇死你的毛的感受。

有天我去修腳踏車時,覺得樹很漂亮,
就拍了照片(2013/9/25)
原本打算完整引用韓良露在《浮生閒情》中的話,但我發現這樣會打出一大堆字,所以我直接混著我的想法一起寫。而那篇文章題目為〈不變之美〉,大致上就是講一個城市的歷史保存(我這樣省略真的很沒水準,有興趣的話應該再借來看一下)。韓良露說,追求新的永遠比保護舊的容易,當我們到倫敦、巴黎玩耍,驚嘆於城市的百年老房子時,卻沒有意識到人家投注多少資源在維護它們,「而這種維護的心思才能讓城市有歷史感」。

「別以為歷史感只是一些物質的存在,歷史感也是一種精神狀態,會讓活在其中的人,體會到時間的沉澱和生命的累積,因此,在有歷史感的地方,人們才會活得比較沉穩。」好了我一口氣摘錄了韓良露的一大段話,而且連標點符號都照他的打上來,雖然我覺得這整坨話沒有句號是一件閱讀上很累的事。

不要管這些枝微末節的東西,之所以對照他的話,是因為我真的很感謝學校願意把這些「歷史記號」保存下來,不管他們多麼的舊。很多人應該和我一樣,剛進學校時以為校門要大到一個不可開交的程度,現在我真的很為這個小校門感到驕傲。

我剛剛在玩學校的互動式地圖,上面有幫建築物們寫一些簡介,並記錄該建築物的完工時間。年齡常常是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公開建築物的歲月也是蠻猛的創舉。很多站在學校的古蹟、歷史建築都有不為人知的一面。有些可能外表破破爛爛,內心卻經過歲月的洗禮而無堅不摧。很多是我們看不懂、沒注意的東西。

舉最後一個例子,和歷史沒關係,只是一個細節。我剛剛終於認真研究為什麼鹿鳴堂要叫做鹿鳴堂。大家都知道這出自《詩經小雅》:「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鹿在找到好吃的草時,會與大家分享,發出呦呦的聲音,呼朋引伴。故「鹿鳴」的第一層意思是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邀請大家來玩。此外,鹿鳴篇整體的意思,是這個「我」教化民眾,「視民不恌,君子則是傚」,大家受到這個「我」的正面影響,一片河清海晏的感覺。所以除了殷勤地對外邀約之外,也期許我們成為那個「我」,成為社會的清流。

今年夏天鹿鳴市集,跑去湊熱鬧,拍的照片(2013/5/19)
可能不用編輯維基百科的人,都不太有迫切的需要去了解歷史。但是知道歷史真的可以讓我們更確定現在的自己在幹嘛、必須幹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