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9 早安大安森林公園

20130929 不早不早,八點而已


以前一直該該叫要去大安森林公園玩耍,而且我想要用返老還童的方式,揹著後背包、綁馬尾、肩膀上斜斜掛著那種按壓蓋子側邊蓋子就會彈起來的水壺,一蹦一跳的在大安森林公園踏青。今天約了早上十點要和朋友在捷運市政府站見面,great這樣我的星期天就充實了,我可以一大早就先到大安公園打滾,時間差不多了再轉乘公車抵達市政府。



不過昨天內憂外患接踵而來,先是我不甘寂寞,所以看完《醉後大丈夫3》,再來就是在臉書上與人們糾纏不清,林林總總的事add up,凌晨兩點才姍姍的上床睡覺。

今天仍然像男子漢一般七點起床。大一有幾次為了打晨羽,清晨五點多就離開被窩,在椰林大道上夢遊。我必須承認清晨的校園很美麗,在光線冒出頭前,大地都是一片灰濛濛,一切還沒完全上手,也沒有完全喧鬧,像是電腦剛開機那樣。

不過早起真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所以今天算是我幾個月以來最早在宿舍醒來的一次。我以為這樣算是清晨,畢竟是星期天早上欸!但是外面的環境已經all ready,跳上公車時,公車上有滿滿的人。


抵達大安森林公園時,先隨便在園區內走走,然後從新生國小以及金華國中的縫縫裡鑽進去,飢腸轆轆的沿著金華街找早餐店投靠。有特別拍下金華街的樣子,是因為我真的在那條老大不小的街上聽到自己的footstep!金華街外面橫著一條新生南路,馬路上有波瀾壯闊的車陣,彷彿黃河之水天上來,發出唰唰唰的聲音。不過拐進金華街沒多久,有那麼幾秒鐘,萬籟俱寂,沒有摩托車也沒有人群對話,因此我突然聽到自己的腳步聲,嚇了一跳。聽到腳步聲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來說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沿著金華街走沒多久,居然就到了永康街!我在永康街找到早餐店,有打算寫文章紀念,不過應該會獨立成另外一篇,所以這裡直接切換鏡頭,切到吃完早餐後,走回大安森林公園的年月日。



回到大安公園後,我決定用一個小時好好的散步。由於對台北的歷史有點興趣,前幾天不停在網路上搜尋大安森林公園相關知識。網路上的搜尋沒有什麼功效,萬念俱灰之餘,卻讓我在五南書局地下室一個不起眼的書櫃發現台北市政府出版的漫畫。漫畫裡面說,大安森林公園早在日治時期,就被規畫為公園預定地。後來因為戰爭,這項計畫被擱置,國民政府遷台之後,讓這裡成了眷村。

西元1992年起,居民開始搬遷,建造公園的工程也開始進行,歷時兩年,這座公園正式對外開放。


從金華街對面的入口一進去,就看到一排果樹,有芒果、蓮霧還有拔辣樹。有點好奇這裡是不是特別規畫給果樹,不過我看樹上沒有結果,就算想吃,也得鎩羽而歸。其實這次來大安森林公園還有一個mission,就是我一直對外宣稱要來認識植物,為了對說過的話負責,現場我認真努力的閱讀樹下的告示牌。如果再給我一疊學習單還有一個鐵製鉛筆盒,就儼然是小學生的look。

大安森林公園非常非常美,因為它的空間規劃不是單純設計給「人」。在尋常的公園,磚紅的步道大概就佔去公園面積的一半以上,大樹沿著步道種植,逛公園有點像是在小腸裡面探險。大安森林公園則保留很多綠地,有些是如茵的草皮,有些是沙土,上面站了好多棵老榕樹。人們可以選擇在步道上漫步,遠遠望著成片的樹林,也有人直接踏入沙地,跑去找樹,和樹講秘密,不告訴別人。

我覺得這段小坡地很漂亮,那張椅子根本寶座
看這些樹很有意思,每棵樹都有natural beauty,不管是顏色、形狀、迎光面、背光面,都有很美麗的地方。沒有人會嫌一棵樹很醜,樹也不需要care別人覺得自己好不好看,本來就應該這樣,很自得的生長(蔣勳有提過類似的概念,不過他用花來舉例,更浪漫了一些)。

我有持續在看樹的名牌。突然想到這些名牌好像自己剛上幼稚園的時候,老師規定全班都要別名牌。媽媽那時候幫我做了一個,後來等妹妹上幼稚園,我就把名牌裡的紙抽出來,重新替她用彩色筆畫一張花枝招展的新名牌,讓她帶去上學。

這邊的樹也掛著名牌,好像跟我們很不熟,卻又很想熟起來,真的很可愛。


走到建國南路那側之後,隨便找一張椅子坐下來。不然被太陽曝曬那麼久,也是有種日頭赤炎炎,隨人顧性命的無奈。

原本純粹在觀察來來往往的人,他們大多是老先生老太太,穿著好走的鞋,一起來運動。不過後來我想挑戰聽覺革命,就是把眼睛關起來,只專注在聆聽。聯合文學第296期(2009年6月)的封面專題,就是「台北聲音日記24時」。專題序言就引用一個詩意的描述,出自谷川俊太郎:「聲音們混入世界中,斗轉星移般歌唱不止。然後潛入無所留意的人群。」文章中甚至提到「聲音地景」的概念,「強調人們不斷藉由細膩聽見/製造城市聲音,試圖重新發現/打造城市生活。」


所以我就開始用力聽了。聽比看更需要專注,尤其我覺得我平常太仰仗視覺,聽覺有點麻痺。剛開始,耳朵裡面全部都是建國高架上車輛東奔西跑的吵鬧聲,而且是一種你奈我何的吵鬧聲。努力10分鐘之後,終於陸陸續續聽到鳥叫聲,到最後甚至只聽到往來行人口袋裡鑰匙銅板叮叮咚咚的聲音以及腳步聲。這分明印證了東坡的詞:「長恨此生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後面有個人在拍手健走,我轉過去看,發現那個人離我出奇地遠。他應該沒有料到有人會pay attention。

坐了一陣子,時間也到了,抬頭看到遠方的天空有一個在建工程,又有一座豪宅要拔地而起。房子蓋那麼多,房價還是居高不下,不知道怎麼了,但未來想要有地方住,會不會必須自己捲起袖子填海造陸?

改寫作家汪曾祺的話好了,你再蓋,我看你還能蓋出什麼花朵來!極盡五彩斑斕、低調奢華,那些億萬房舍,都美不過這座處之泰然的大安森林公園。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