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8 班蘭口味的椰果

2013.09.28 一個夏天尾巴的味道


今天下午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又懶得出門。外面的天氣很像夏天的尾巴,太陽依舊在,不過剩下的就是七八月的餘溫。為了要讓這個下午不要那麼tedious,到樓下販賣機買了微舒打,然後從冰箱挖出七月去新加坡買的班蘭椰果。

我剛剛google一下台灣有沒有所謂的Pandan,畢竟和新加坡同屬熱帶地區,我在新加坡時大街小巷都看的到班蘭料理,沒有道理台灣種不出類似的植物。後來的確查到了,據說早期台灣有種過Pandan,在中文翻成芳蘭,最廣泛的用途是煮茶水。但是後來芳蘭不流行了,現在只能偶爾在傳統市場或花市看到芳蘭的植株(芳蘭葉),不然就是在賣很多進口品的名貴百貨公司找到芳蘭口味的食品。

喔對我剛剛到youtube查了一下,芳蘭葉細細長長,長得很像粗一點的、側面剖開的蔥,甚至連剁碎芳蘭葉的聲音都很像在切蔥段。

我還是習慣稱它為班蘭,因為在翻譯上比較make sense,而且在新加坡時大家都這樣叫它。我剛剛下定決心要寫一些以照片為主題的新加坡遊記,縱使那是一個幾乎全然工作性質的五天四夜活動,縱使那已經是快三個月以前的事情。

在新加坡吃到的是班蘭口味的娘惹糕以及戚風蛋糕。說了那麼多,班蘭到底是什麼味道?我覺得偏向椰奶的味道,但是這樣說很不專業,有點像是我們對龜不了解,就以為海龜、烏龜、象龜、彩龜、石龜是一樣或相似的生命。其實班蘭的確帶著濃濃的tropical smell,所謂的tropical smell可以想像成椰子、香蕉、榴槤那類的水果,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調調,而班蘭也是其中一員。雖然在台灣不是尋常的食物,但是吃下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所謂的「似曾相識」就是那股tropical smell。

不過吃習慣就可以理解了,很特別的食物。

我在新加玻吃的一個是赫赫有名的班蘭蛋糕,剛剛上網搜尋時,所有班蘭相關的關鍵字跳出來都是班蘭蛋糕,一個綠油油的食物。除此之外還有班蘭口味的娘惹糕以及調味汽水。值得一提的是不曉得為什麼當地的甜點顏色都很鮮豔,彷彿用螢光筆著色一般,尤其是那個綠exactly是螢光筆的綠色。可能這樣比較好看或比較能引起食慾?

最印象深刻的還是一款特別的娘惹糕。外觀有點像一坨一坨的麻糬,裹上椰子粉,不過它吃起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這個點心的外層是一個澱粉做的,透光的膜。把它咬破之後會爆出班蘭口味的糖漿,真的太好吃了。值得一提的是所謂的爆漿,不是慢吞吞地流淌出來,而是快速爆破的感覺,所以很有趣。


至於照片上的斑蘭口味椰果,是逛當地超市的戰利品。逛超市是很酷的經驗,不過有人提醒我新加坡是一個仰賴進口的國家,所以面對擺滿進口貨的架子,也不會酷到哪裡去。雖然如此,從架上的東西推想新加坡人的生活,還是很好玩的事情。

我總共帶回來兩包椰果,第一包在七月就吃完了,第二包用意志力撐到現在,才打開來吃,打開來想念。我很幼稚喜歡吃椰果,雖然這可能不是健康又天然的食品,但是這是我能找到可以carry接近純粹班蘭味道的食品飄洋過海的少數物件。這包的椰果基本上就是我們熟悉的椰果味,只是泡在班蘭糖水裡面,可以拿來調酒喝,當然也可以像我一樣用難看的方式直接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