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6 秋天好像來了

2013.09.26 如果秋天真的來了,不意外

今天早上蠻涼的,不過也是有點令人懷疑。小朋友睡眼惺忪的時候都很可愛,但當他們吃飽喝足之後就會go crazy,以前有被早晨的太陽騙過,所以搞不好涼涼的天氣只侷限於早上八點。

但今天的天氣很乖,照著期望值走,一整天都是這樣,風帶著涼感。

我最近發現人類居然可以透過寫網誌的方式來訓練自己的作文,所以就吃力地在從事這種自我練習。其實我看過的網誌不算少,尤其寫吃喝玩樂的更是不少。昨天我很勤勉好學的研究那些有名的部落客如何寫出引人入勝的美食文,結果我發現 1)照片通常是很關鍵的因素,不管是從四面八方拍同一個食品,或是像解剖青蛙一樣把食材全部攤出來;2)通常吃過很多家餐廳的人會變得很有公信力。總之以前我都從讀者的角度來看文章,發現讀者追求的好像多半是「有人先去試水溫」,因此如果試水溫的人如過江之鯽,並且對餐廳提出「中等以上」的評語,那家餐廳就會變很夯,也讓人躍躍欲試。




所以對讀者而言,其實不需要太多具有想像力的文字,也不需要很多旁徵博引,只要客觀的照片、客觀的簡介以及殺傷力約10%的主觀評論,就構成一篇合理的文章(像一個典型又脆弱的經濟學模型,我們假設該文章不是商業文)。如果把讀者畫成需求曲線,那以上的結論想必就是供需曲線的交點,因為主觀的東西一點都不好寫,寫起來也不安全。

我不知道「客觀」構不構成一種風格,但是在訓練自己的作文能力的時候,我都蠻希望可以真實地寫出一點什麼,所以看起來充滿掙扎,因為客觀描述之外的主觀感受實在太難寫了。我的風格可能就是充滿掙扎吧。

有一天我去NET買衣服,結果不小心就把一件洋裝買回家了。為了證明我真的會穿它,今天就真的穿出門了。這是我第一次穿洋裝去上學,走在路上不停大驚小怪,很擔心風一吹,裙襬就打到我的額頭。

買洋裝是想要改變形象,因為我覺得我以前穿衣服的色調都很像山神。然而,積習難改,像我星期一興沖沖的跑去Uniqlo買衣服,說好要買「正色」的針織外套,結果最後還是拎了一件暗紅色的回來。

這件洋裝也是,它真的蠻好看的,而且是硬挺的質料,所以不會被風吹成降落傘的形狀。但是今天穿那件卡其色的洋裝,配牛皮紙袋色的低跟鞋加上禦寒用的米色針織外套,看起來還是很像平白無故從土壤裡冒出來。

剛好應景,適合秋天的質地。

今天午餐覺得時機成熟,可以吃拉麵了,所以就跑去小巷子裡的極麵屋吃拉麵。因為是一個人,店員駕輕就熟地把我引導到孤伶伶的吧檯去。我有時候難免會覺得世界對待「一個人」的方式很「自然而然」,因為是一個人,自然而然要坐到省位子的吧檯去,因為是一個人,所以併個桌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不過就像所有會騎摩托車的人同時也具備行人身分,會開車的、開遊覽車的、開飛機的,不管你的交通工具多麼高級,都一定也是行人,一定有走在路上的機會。所有情侶、麻吉團體,或成家立業的人都一定有「一個人」的時候。

一個人沒有什麼外部性,不如我們一起偶爾體驗一個人的感覺。

以後如果我發大財,我一定要開一個餐飲集團,旗下共兩家餐廳,餐廳的名稱是「一個人」和「很多人」。因材施教,一個人的餐廳每張桌子只配一張椅子,賣一些很有深度或很有想像空間的料理。一群人的餐廳就賣強強滾的氣氛還有新奇、噱頭性十足的食物,例如粉紅色的滷肉飯。

吃拉麵真的是很秋冬的事,會覺得,怕什麼,我這裡有一碗拉麵呢,我自己就可以發熱。


經過駐警隊的時候,發現台灣欒樹的花掉了一地。儼然是滿地黃花堆積,台灣欒樹的小黃花很迷你,也很安分地舖在地上變成安安靜靜的地毯。當他們有一天煙消雲散的時候,也是這樣安安靜靜的離開,沒有味道,也沒有被踩爛的痕跡。

秀拉的畫好像就是這樣,用點的方式來描繪一個風景。

我最近發現人不用太早睡,只要比前一天早睡就好。例如我前天兩點半才睡著,昨天決定1:20就上床,結果今天上稅法的時候根本神清氣爽,殊不知一點多也是一個爆肝的時間。

這表示我今天可以挑戰一點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