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3 今年的中秋連假怎麼過

2013.09.19 2013年的中秋節

其實用西元年來介紹中秋節很蠢,畢竟這分明是中國人的節日。

今年中秋節在星期四,彈性放假的話就把星期五一起放掉了,所以名義上有四天連假。為了避開星期三傍晚之後的返鄉人潮,當天下午三點就連滾帶爬的衝到台北轉運站,還好人還沒多起來。

連假的這幾天冗的很不可思議。忘記是蘇轍還是東坡曾說,若要人長壽,只要過得很閒就好,閒閒的時候會覺得時間走比較慢,造成精神上的長壽。我不喜歡不清不楚的引用,原本想要去google一下原文,不然至少也讓我確定一下出自何人。但是好像沒有人在歌頌這種沒出息的文字,所以我無從查證。

基本上我很同意這句話啦,尤其上了一學期的東坡詞,知道東坡的處世價值觀,就覺得他們兄弟還蠻通達的。

星期天我曾經稍稍記錄一下這幾天做了什麼事,剛剛才回到台北,坐在宿舍,吃Starbucks的蛋捲加上一杯有機紅玉,突然覺得要振作起來了,於是先從最沒有負擔的寫網誌開始甦醒。




首先,一回新竹,我就創了這個網誌,算是功德一件,因為我一直很想有個網誌,但是一方面懶,一方面不知道要不要公開網誌,因此跟自己盧了很久。創完網誌也寫了幾篇文章,這是連假做的第一款事。

再來我讀了兩本書,第一本是之前發過文章的《三毛傳》。讀完的那幾個小時,我有一種飄飄然彷彿被三毛水母的觸手纏到的感覺。突然對不少事的看法和這位英年早逝的憂傷靈魂很像。另一本是楊絳的《幹校六記》,這篇的文字和三毛傳差很多,所以我消化得比較慢。等我看完會再寫一篇文章來記錄一下想法。

《三毛傳》一看完就被媽媽借去看,然後她就廢寢忘食地怒看到半夜。《幹校六記》則是不等我看完就直接拿去看,所以我們用一種輪流的秩序在分享這本書。

我們家今年中秋節有烤肉,但不是跑到外面去考,是在家裡自己架一個烤爐。這個烤爐蠻安全的,不是用炭火或瓦斯,而是用電加熱板子下的水,水的熱氣再把板子弄熱。

我們烤了肉片、切片的貢丸以及筊白筍、杏胞菇。

烤肉的時候就端了一個小桌子在客廳的木頭地板上,大家席地而坐,一邊看電視新聞。這個假期有「完美颱風」天兔來亂入。我覺得取名字的人也是蠻苦中作樂的,硬要和月球的玉兔遙相呼應。

其實頭幾天的風雨不大,只是風呼呼的吹。這次的災情集中在南部和東部。後來的幾天透由新聞看到暑假造訪的恆春市區被風雨蹂躪,店家的落地玻璃都被吹破了。記得那時候在恆春車城,就料想到要是天災人禍到來,這些彷彿種在農地裡小房子和莊稼就會被整慘。而且萬一颱風毀掉的是一個人的全部,不管是不動產還是動產,那個人要恢復,真的很辛苦。



這個假期的前兩天,爸爸在從美國飛回台灣的飛機上,等他帶著彷彿濃睡不消殘酒的時差回到新竹之後,我們又吃了一次烤肉。我們家今年沒有月餅,只有鳳梨酥和蛋捲。

鳳梨酥的話有兩款,一個是土鳳梨酥,一個是吳寶春的鳳梨酥。土鳳梨酥的包裝比較陽春,但是真的很美味,因為我喜歡在吃餡的時候吃到鳳梨纖維,感覺可以咬很久。土鳳梨酥的餡料雖然比較酸,但是咬的同時可以感受到糖漬的天然甜味,所以蠻不錯的。

吳寶春的鳳梨酥雖然味道不比那盒沒有名字的土鳳梨酥,但是它的包裝真的很令人印象深刻。這款鳳梨酥(如第一張圖)叫做「無嫌」,無嫌是吳寶春的媽媽的名字。月餅附的說明書有提到,小時候吳寶春家很窮,媽媽到附近的鳳梨田幫忙採收鳳梨,剩下的淘汰品則小心翼翼地捧回家中,有好多天他們家的飯桌除了白飯,就是一盤鳳梨。

之前看韓良露的《浮生閒情》,裡面有提到,味覺是可以深層存在於記憶的一種感官。其實這種家常感受,不需要引用名家說的話,大家都瞭。現在吳寶春在帶領幫手們做鳳梨酥時,想到小時候艱苦的生活,決定以媽媽的名字替這款鳳梨酥命名。「無嫌」也像是送禮時,希望對方不要嫌棄的客氣話。

9/19的晚上,媽媽和屁茉以及我一起走到附近的世博館。世博館真的很美,還好它離我家夠近。總之世博館的二樓是文創商店,重點是三樓,被打造成一個露天的廣場。廣場上有一灘如鏡般的水景,看起來非常大器。四周則是寬敞的通道,連著觀景台,四周的房舍難得低矮,所以可以眺望到很遠的燈火一片。

古時候貴族們到洛陽看燈火,也不過如此,只不過這裡更安靜,更樸實,看到的東西更自然。

當天還有晚會,會場甚至架了三台高端的望遠鏡,有志工伯伯引導民眾看月亮。之前在竹女有用過一樣的望遠鏡,但看到的只是附近的房子。這次能看到月球上的兔子形狀,還有很科學的解釋,這是寧靜海,那是豐饒海,還有晴朗海...

不管是神話的解釋還是科學的解釋我都喜歡,只是透過這管天文望遠鏡,看到一顆孤零零的月球,真的有種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感覺。

我不懂怎麼會有人敢在中秋節那天放閃,那天的月亮大放光明根本如同電燈泡一般。

假期還看了兩部電影以及小時候的日記,但這樣寫下去未免太長,所以找機會再打上來。

但是有一篇日記不得不寫在這裡,那是小學二年級的中秋節日記。日記裡面說,我們家那天烤完肉,就散步去清大的湖邊餵魚。我把手中的魚飼料一顆一顆丟到水裡,水裡的魚超興奮,一直翻上來吃。「手裡面的魚飼料,也像月餅一樣,分給小魚吃。」

我覺得我小時候好幸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