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6 中山北路散步

2013.09.06傍晚的走路日記


剛剛觀摩了別人的網誌,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用一種我手寫我口的方式來寫事情。別人的文章都會鋪采摛文,體物寫志,把生活文學化或藝術化,但我無法。

從照片可以知道這裡是中山北路。「條通」在日文裡面好像是「路」的意思,六條通可以翻譯成第六條路。

想當然爾六條通這樣的稱呼是日治時期留下來的,這些條通們(就我所知有九條通,而我自己當天參觀的是六條通與七條通)連接著中山北路和林森北路。條通們互相平行。





我一直很喜歡捷運中山站,除了有帶狀的捷運公園以及小店們之外,南京西路上也有超多連鎖店可以逛(例如新光三越、MANGO、FAVVI、大創、NET、iROO等等)。而中山北路更是一條了不起的路,種滿了行道樹,讓這樣的台北市格外有種被保護,也有種先進、藝文、包容的感覺。

2012年的暑假曾經在中山北路上的服飾店工作。以晶華酒店為中心,左右延伸有很多國際品牌的旗艦店,例如正旁邊就有LV、Shiatzy Chen、GUCCI,當然也有YSL、COACH等等。

如果我把時間花在列舉名店的話也太冗了,總之我要強調的是,那裡是一個很適合散步的地方,名店不會占用騎樓,所以行人可以很安全的window shopping。晶華酒店的廣場更是一個廣大的平面,要在上面打滾也可以。

那段時間在中山北路工作時,活動範圍只及於捷運中山站到中山北路,從來沒有往林森北路的方向走。左邊的照片是我那天慢吞吞的走路,一路走到康樂公園和林森公園一帶,發現也蠻美的。

9/6要出門前,特地查了一下當地歷史,據說這附近以前是日本人的高級活動場所之一,除了為人所熟知的club、高級宅邸之外,林森公園和康樂公園原本也是高級墓仔埔,只有高官的家眷或有頭有臉的人才可以長眠於此。


我最近很喜歡研究類似的歷史,尤其是正在生活著的城市有怎樣的故事。歷史不是只發生在重要的人物身上,不是只有樺山資紀、乃木希典或是蔣中正可以有歷史,有時候我會想到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曾經因為怎樣的原因走過這條路。

搞不好一個準備上戰場的年輕人,知道自己要為國捐軀了,花了筆錢,來酒店喝了個大醉。

蘇東坡《永遇樂》的結尾:「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歎」可能我們都陷在時間的輪迴之中吧。但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或是值得哀怨的,我覺得對一批更敏感的人而言,這很natural。

圖片是七條通的小街景,現在還是有很多日文招牌的酒店在營業,我不是很確定他們目前的營業性質是什麼,因為它們大多晚上九點才開門。


走在條通上面,突然有種很確實知道自己在哪裡的感覺,知道自己在條通上,of course;知道自己在承載著怎樣的歷史的條通上,of course;要強調的是,知道自己處於歷史的哪個環節,知道前面有什麼人,知道自己被怎樣期許著,也知道自己再也做不到什麼。

特別要放左邊這張照片,不是因為它是什麼古蹟,只是覺得房子的剖面很赤裸的展現了房子的樣子,從外面就可以看到樓梯是怎樣搭建的。

我其實蠻同意韓良露在《浮生閒情》裡面提到的,保存古蹟不是只保存那間有名的廟,而是連同老店一起,因為它們更直接的保存了庶民的生活方式以及生活依靠。

信義區從漠漠水田變成高檔的新都會區,是好事也是壞事。我沒有要講土地被搞得多貴,壞事是,很多商機就此轉移,尤其是精品店的銷售額,旗艦店可能比不上101裡面的櫃。那些經典的晶華酒店、老爺酒店以及國賓飯店,可能也要面臨W Hotel的考驗。不過好事是,那些戀舊的、喜歡寧靜的人,那些喜歡沉思的,在中山北路留下輝煌回憶的人,會繼續留在這裡,不被干擾地做心靈上的旅行。

傍晚逛中山北路真的很舒服,走完條通之後,轉進中山北路小巷子逛了小巧的服飾店,去大創買生活用品,就可以跳上捷運,回歸宿舍生活。











留言